第85章 会见内奸(三)(1 / 1)

加入书签

胡迩白了他一眼,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竟然敢当面指出领导的错误,你怕是嫌自己的鞋太大了,不合脚是吧

“不亏是老内奸了,你还挺严谨的啊还能不能好好听故事了”

“是是……属下多嘴,还望大人见谅。”

胡迩看到他诚惶诚恐地向自己赔着罪,心中一乐,故作大度地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念在你潜伏多年的份上,本大人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那内奸又是点头哈腰地一通感谢。

“这事儿要从……很多年前说起,当时前任头领还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外出游玩的时候遇到了危险,恰逢一名男子英雄救美,两人从此就勾勾搭搭,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然后就搞出人命了。后来就是咱们白茅参与了那件大事,元气大伤,老头领临终前宣布将白茅交给前任头领,白茅的残兵败将这才来到了湖州,前任头领早已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何况她还有了世界上最可爱、帅气、智慧的孩子,哪有心思管理什么白茅啊。恰好这时候现任头领展现出了她的才智,前头领便将白茅的是一点点的交由她来打理,后来便干脆传位与她。但是人家姐妹情深,现任头领怎么能将姐姐的东西据为己有于是现任头领便和前头领约定,她只是代掌头领之位,待到前头领的孩子长大成人,便将头领之位归还于他。白茅令自此便被现任头领留在了那个孩子身边,以示她决无夺权之心。嗯……你明白了吗”

“是,属下明白了。”

“真明白了”

“真明白了!”

真明白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胡迩直直地盯着他,我这往大了说,那就是怀抱传国玉玺,流落在民间的皇太子,你说破天也不过是相当于一个刺史,你看到我怎么不也得三拜九叩,宣誓向我效忠还在等什么呢赶快啊,我还等着回去吃早饭呢。

那内奸也是一头雾水,你这看着我干嘛哦哦……随后恍然大悟,连忙向胡迩行了一个大礼,口中直呼:“属下见过少主!”

这就对喽,你得清楚自己的身份,胡迩咧着嘴,笑成了一朵菊花,假惺惺地虚扶着他:“诶何须行此大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正所谓前有车后有辙,胡迩这方面倒是向狄仁杰学了个十成十。

那内奸一脑门的黑线,被他虚扶起来,看到胡迩小人得志般的嘴脸,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疑问,就这货能成为白茅的接班人你说了一堆,到底还是没有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那三人胁迫,你当时为何不表明身份呢你向他们表明了身份,岂会有后面这些事

想到这,他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开口问道:“我还是不明白少主为何会被那三人所胁迫。”

胡迩一听,你这语气不太对劲啊怎么不信我的话,我不是说了……哦,我还没说到那呢。

“废话,我还没说呢,你能明白才是见鬼了。”

内奸暗暗冷笑一声,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这不,随着那孩子长大成人,现任头领便又重提此事,那孩子本想做一个风流才子,不曾想头领她派人多方阻拦,居然连他参加科举的考卷都给调换了。”胡迩这个不要脸的,不光一本正经地瞎哔哔,还甩锅,明明是自己装逼没装成,说的像是他受到了陷害一般。

“就这样,那孩子不得已才走上了接手白茅之路。可是这些年来,白茅内部派系林立,早已不像当初那般铁板一块,想要接手又谈何容易,何况那孩子还是一文弱书生。那些人自然是百般阻挠,不得已,现任头领只能和他们约定,那名孩子如果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将湖州掌握在手中,就同意让他上位,所以他当时才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

胡迩:可算是编完了,不管你信不信,我自己差点是信了。表面上满不在乎,实际上却在偷偷观察他的反应。

那名内奸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此事事关重大,我还是回去打探一番再说。

胡迩见他还是不怎么相信,他实在是没辙了,编瞎话太难了!不愧是斗争经验丰富的老反贼,想骗他可真不容易。连忙转移话题:“行了!先不说这个了,你知道我是自己人就行了。我刚才在找王勇他之前给我的毒药,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你带了没有了,给我来点。”

“毒药”内奸闻言满是不解,你要毒药干什么

胡迩听出了他的疑惑,向他解释道:“嗨!这不是要去清理门户吗,想来想去,还是毒杀最为省事。”

“你……您要亲自动手”内奸大惊失色,万一胡迩说的是真的,他岂能让胡迩去冒这个险

胡迩心中偷笑,你之前不是还想要指挥我,让我去的吗怎么,知道了我的身份,你就不敢让我去了那我还偏要去,要的就是让你心惊肉跳。再说了,也不知道狄胖子那边是什么意思,岂能让你随随便便就把人给恁死了这事我来办就有了回旋的余地,可以让胖胖配点药,让王勇陷入假死之中,留着狄仁杰日后装……咳,翻盘所用。胡迩这时候还不忘帮着狄仁杰翻盘,这么好的狗腿子,到哪里去找

胡迩摆了摆手,大气凛然地说道:“你不必多说了!此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我每日都在狄仁杰身边,我有更好的机会可以出手,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再者,我也是需要磨砺,如此小事都做不成,又谈何带领白茅走向辉煌就算是失败了,为了我们的大业,我纵是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你听听人家这觉悟,怪不得可以成为白茅未来的接班人。内奸眼前一热,将自己心中的怀疑全都抛到了脑后,一把抓住了胡迩的手,哽咽道:“少主,您一定要多加小心,万万不可以身涉险,白茅的将来还指望着少主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