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快把我赶走!(1 / 2)

加入书签

“果然是他!”

胡迩不由得眼睛一缩,死死压住身体猛地想要站起来的冲动,却不料碰倒了桌上的果盘,胡迩故作镇定地将果盘摆好。

他怎么来了,难道他和刘员外认识他究竟是谁他来这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只是单纯来祝寿吗无数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划过。

“胡兄弟,胡兄弟,你怎么了”刘方见胡迩死死的盯着手里的橘子,脸上阴晴不定,不由得出声询问。

胡迩勉强一笑,向刘方招招手,附在耳边小声道:“我想去茅房,快憋不住了。”

“嗨!我还以为你不舒服呢,让下人带你去不就行了吗”说着朝侍奉在院中的下人招招手。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胡迩百思不得其解,看他跟着刘员外到处敬酒,难道他是刘家的人难道那伙水匪是刘家养的难道刘家表面上是官宦之家,背地里却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

“公子,前面就是,需要我在此等候吗”下人的话打断了胡迩的思考。

胡迩拉过下人,悄悄往他手里塞了一把铜钱,悄悄问道:“跟在你家老爷身后到处敬酒,约莫不到四十的那男子是名谁”

那下人颠了一下手中的铜钱,顿时眉开眼笑,谄媚道:“回禀公子,小的也不知晓,只知道那人大约中午时分来到府上,和老爷在书房呆了一下午。”

中午来的,谈了一下午什么事儿能谈一下午呢胡迩冲下人挥挥手,将他打发走:“行了,我比较慢,你先回去吧,我认得路。”

“是,公子请便。”

胡迩扒着茅房的门缝,等到那下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推开门,走了出来。偷偷溜到各院查看,刚踏进一座院门,就和一名壮汉撞了个满怀。

“抱歉,抱歉。”胡迩连忙向那人道歉。

那汉子眼中闪过一丝煞气,冷哼一声:“长点眼睛,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胡迩连忙躬身应道:“是是是,小子孟浪,多有得罪,还忘见谅。”

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胡迩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在他与那人相撞时,感觉到那人怀里揣着硬物,分明是一把短刀。前来赴宴身上竟然藏着刀,联想到跟在刘员外身后的那人,胡迩马上意识到,可能要出大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