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说,你错了(1 / 2)

加入书签

“紫烟姑娘呢”谁知那刘方得存进尺,竟然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那老鸨本来一脸喜色,闻言面露难色地说道:“这位公子,紫烟姑娘可是我们的头牌清倌人,是不陪客的。”

胡迩闻言撇了撇嘴,什么清倌人,说到底还不是钱的事就像那些所谓的玉女,只要钱一到位,球玩的比谁都好。

刘方闻言将手伸进怀里一阵摸索,掏出一个香囊,递给那老鸨:“还望妈妈通报一声,就说故人求见。”

“这……”

胡迩向胡汉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给老鸨点小费。那胡汉三看着胡迩对他使眼色,一脸不解,眨了眨眼睛,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多谢少爷。”

胡迩还在一脸懵逼中,让你掏钱,谢我干啥只见那胡汉三站起来就要走。

“你回来我让你掏钱。你上哪去啊”

“啊我还以少爷你让我自己去玩呢,正要去找小红姑娘。”

胡迩这才想起来,胡汉三在这还有个相好的。让胡汉三把钱留下,挥挥手让他自己去玩去。

胡迩抓起一把铜钱抛给那老鸨,那老鸨咧着嘴,一边撅着屁股捡起散落一地的铜钱,一边应道:“好咧,爷,您稍等。”

不多时,一位脸上带着几丝疲惫之色的女子匆匆走来,不得不说,这女子确实不愧是玉花轩的头牌,生的端的是极美。

刘方看见那紫烟姑娘,顿时站起身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老哥儿,你这也太心急了,俗话说,心急吃不了臭豆腐,你这上来就动手动脚的,给人的印象多不好。

“紫烟……”

“刘郎……”

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着。

我去,有奸情。胡迩此刻恨不得搬来一个小板凳,准备好饮料瓜子西瓜,默默地坐在那看戏。

“紫烟,你受苦了。”

“只要刘郎还记得紫烟,紫烟就不苦。”

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着情话。

胡迩听在耳中,顿时就感觉正在吃着的点心突然就不香了。心中像吃了无数个柠檬,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简直就是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啧啧,真是充满了爱情的酸臭啊。”胡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那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周围还有一大家子人,顿时闹得面红耳赤。那紫烟红着脸拉着刘方的胳膊:“跟我来。”

刘方显然就是一个见色忘义的家伙,二话不说就跟着离开了。

我这……

胡迩心中酸的不行,在那喝着闷酒,那些姑娘们眼见着小白脸跟人跑了,纷纷凑到胡迩身边。

“爷,您别自己喝呀,来,奴家喂你。”说着饮了一杯酒,含在嘴中,慢慢靠近胡迩。

胡迩盯着那慢慢靠近,不知被什么染得血红的嘴唇,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心中一阵恶心,不禁觉得索然无味,一把将那女子推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