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那是怎么个姿势?(1 / 2)

加入书签

众人七手脚地从河里拖出了一具尸体。

胡迩看了看尸体,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发现的早,要是再泡两天,恐怕要被鱼啃得只剩骨架了吧。不得不说,这凶手心也太大了吧那河水才堪堪没过膝盖,就算是用石头压着不会浮上来,但是万一有人下河摸鱼,不还是会被发现吗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处理尸体时特别慌张,只想着赶紧处理掉,有几分掩耳盗铃的意思,以为自己看不到了,就不会被人发现。

刘方派人把尸体送回去,让仵作验尸,胡迩叮嘱道:“告诉仵作,一定要把死亡的时间弄清楚。”

“好了,收工!”见天色不早,胡迩大手一挥:“走,吃酒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胡迩起了个早,早早就来到县衙停尸房。适逢仵作从停尸房推门出来。胡迩远远地打了个招呼:“老李,早啊。怎么样了”

“小胡兄弟,早。”那仵作老李用双手揉着腰,轻叹道:“老喽,腰不行了喽。”

胡迩心中惭愧,解下钱囊,抛给仵作:“老李,昨晚兄弟们在吃酒,你没有赶上,还忙了一夜,这钱拿回去喝茶。”

仵作老李推辞了一番,见胡迩坚持要他收下,道了声谢,把钱揣进了怀里。

“来,小胡兄弟,我给你讲讲验尸结果……”

待到胡迩从停尸房出来,众人已经陆陆续续来到县衙上差,却不见刘方的踪影。

正当胡迩四下寻找刘方的时候,一行人急匆匆走进县衙,高呼道:“湖州县令郑泰接旨,湖州县令郑泰何在”

胡迩感到好奇,偷偷跟了上去,想见识一下传旨究竟是怎么样。

只听那天使道:

旨诣湖州县令郑泰:前文以悉,致仕前兵部侍郎刘查与全家五百余口,为歹人所害。尔奏文中以为水匪所害,是非曲直,究竟何若,尚待查勘。此事过虽非全在于彼,然,尔治境不严,竟让匪患猖獗于斯,其责不可谓不重,本应厉处,然念尔于湖州多年,因暂留于职,戴罪立功,尔其详之。今着内史狄仁杰,黜置南下,纠察此案,尔务当全力协助为要。钦此!

郑泰趁接旨的时候,偷偷塞给天使一个钱囊,天使笑着提醒郑泰:“县令大人,狄阁老三日后到达,还请仔细应对。”

郑泰笑着恭送天使离开,转过头看见胡迩鬼鬼祟祟地藏在柱子后面,“谁出来”

胡迩干笑着从柱子后面出来,向郑泰行了一礼:“见过县令大人!”

“你躲在这干什么”

“下官不是没见过传旨吗想涨涨见识。”

“行了,下去吧!”郑泰不耐烦地挥挥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