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要命的五石散(1 / 1)

加入书签

“大人,小的这是第一次……”那伍长谄笑着向狄仁杰解释道。

你这话去骗鬼去吧,鬼才相信你这是第一次收取好处,你那手法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看他一副滚刀肉的样子,胡迩冷哼一声:“你这手法,还敢说是第一次”

那伍长嬉皮笑脸地说道:“真是第一次,不信大人询问我这些兄弟。”

胡迩一瞪眼,呵斥道:“你给我严肃点,钦差大人要问话,你给我如实回答,要是有一句不实,哼哼。”

胡迩唱完了白脸,就该狄仁杰出场唱红脸了。“罢了罢了,他们每天守在城门,风吹日晒的,也不容易,收几个茶水钱,也无伤大雅,不必如此认真。”

“对对对,多谢大人体谅,多谢大人体谅。”那伍长见狄仁杰替自己说话,连忙附和道。

胡迩见好就收,向狄仁杰拱手应是,站到了一旁。

狄仁杰笑着问道:“老夫向你打听件事,你今日可曾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出城比如目光闪躲,面带惊慌之人”

那伍长可谓是个老油条了,天天守在门口,哪有那个闲心去仔细盘查每个人,他都是盯着那些有几分财货,看上去又不像什么大人物的人,故意找他们的麻烦,好弄点钱花花。闻言不禁为难起来。

狄仁杰看到他那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也大概明白过来了。便换了个问法,这伍长这天天盯着别人的货物,肯定会对行人运的是什么格外上心,“你可曾见过有人拉着大箱子或者是其他能够藏人的货物出城的”

那伍长眼睛一转就立马想了起来,早上刚开城门的时候确实有一人驾车带着几个大木箱出城,过了一会又转了回来。他为什么会对这个人记得如此清楚呢,自然是因为那人出手阔绰,他刚要开箱搜查,那人就丢给他一小袋的铜钱。坏了,不会是那个人吧,这刚才钦差大人带着县令大人和一群手下出城去,不会就是为了这个人吧,怎么办,要不要说实话

狄仁杰为什么那么牛比,还不是因为外挂多这不,此刻他就开着读脸术的外挂,眼睛对着伍长一扫,那伍长的想法立刻被读取出来,微微一笑:“你不必有什么顾虑,但说无妨。”说着打开了另一个外挂——信任满分挂,对陌生人使用此外挂,可以使对他信任值立马满格。

果然那伍长中招了,看着狄仁杰那张人畜无害的胖脸,下意识地就将事情说了出来。

狄仁杰眼前一亮:“你可记得那人的长相和装着打扮”

伍长回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小的只记得那人衣着宽松,给人一种飘,飘……”

“飘逸”胡迩看他憋得难受,就提醒了一下。

“对对,飘逸,还是这位大人词多。”伍长冲着胡迩讨好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还有一点,那人特别白,小的当时还在嘀咕,这小白脸还挺有钱。”

胡迩此时敢断定凶手定是那个三当家,自己给他送了那么多的五石散,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可一清二楚。

为什么总说魏晋风流,因为那时候嗑药是时尚,来客人了家里没药都没面子。真的吃不起怎么办,那就装呗,你能想到在东晋时期,大街上经常横七竖地躺着人,你过去一问,他们就说自己吃了药在这“散发”,由此来体现自己的时髦。

磕了药就要穿宽松的衣服,敞着肚皮散热。而且你听名字,“五石”,那就是五种矿石,吃了还有好服用者会出现皮肤红肿、过敏,严重的皮肤溃烂,只能着宽松的衣服,风一吹,可不显得飘逸风流。据说当时的名将桓温为了融入上流社会,常常服用,结果皮肤过敏,结果连新衣服都不敢穿,生怕刺破皮肤。还有那竹林七贤,可以称得上是史上第一非主流天团。你能想象七个大男人在小竹林里喝酒,嗑药,裸奔,在一个池子里泡冷水澡的画面吗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另外五石散确实可以美白,还有一个关于五石散改良、推广人,史上第一个女装大佬何晏的小故事。想当年何进还骂曹操是宦官之后,结果怎么样,儿媳被曹操给睡了,孙子被收为了继子,然后被曹操给养成了女装大佬。这件事就告诉我们,没事别骂人,尤其是那人是曹操。

曹操的孙子魏明帝登上皇位之后,搞不懂何晏为什么这么白,寻思着,这小白脸是不是搽粉了。就在夏天的时候,把他叫到宫里,赐了他一碗皇家特制热汤面,想要让他出汗。那何晏吃了一会就大汗淋漓,不停地用衣袖擦汗,结果那脸越擦越白,魏明帝这才相信了何晏没有搽粉。

其实五石散发明的初衷是好的,五石散又名寒食散,相传是由汉朝名医张仲景发明,用来治疗伤寒。就像万艾可最初是用来治疗心血管疾病的一样,它的某些副作用被人发现后却渐渐取代了原本的功效。尤其是在经过了何晏那个女装大佬的改良,人们服用已经不单单是为了治病。相传那李二受伤以后就对所谓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不死药——五石散和金丹之类情有独钟,结果刚五十岁就翘辫子了。

所幸孙思邈临终前叮嘱弟子一定要毁掉药方,加上人们已经认识到它的危害,朝廷开始禁止。自唐以后,嗑药的这种时尚已经慢慢淡出常人的视线。

因此,狄仁杰怎么也没有想到,伍长描述之人是因为服药才造成这种情况的。还在那里纳闷为何一个风度翩翩的风流才子,会做出这等事来

“恩师……”胡迩看到狄仁杰在那苦思冥想,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想要开口却不知如何说起,说了自己投敌的事就暴露了,不说还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这些天狄仁杰对他还不错,将他带在身边,不时还指点他一番。要不实话实说曾泰和温开杀了那么多人,狄仁杰都原谅了,自己就杀了一个,还是被人握住手杀得,应该能给我压下来吧,胡迩内心有点蠢蠢欲动,正要开口……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张虎突然握紧了腰刀,转过身,大喝一声:“什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