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信(1 / 2)

加入书签

月娘目瞪口呆地看着胡迩挂在马上惨叫着远去,那马被他勒着脖子,还以为他嫌慢,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刘方选了一棵最粗的树,用剑砍着,要说剑本来就不适合劈砍,更何况是砍树了,砍了半天,木屑倒是砍下来不少,也只是在树干上砍了一个浅坑。

他正欲抬起胳膊,用衣袖擦擦汗,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用手帕轻轻地替他擦着汗,回过头,与紫烟相视一笑,就在两人郎情妾意,勾勾搭搭的时候胡迩挂在马上嗖的一下,从旁疾驰而过。

替紫烟整理整理被风吹起的长发,刘方心中满是佩服,胡兄弟简直就是个天才,这才多久,不光可以骑马狂奔,居然连镫里藏身都领悟了。不行,我可不能落后,再也顾不上和紫烟勾勾搭搭了,双手握剑,更加卖力的砍了起来。

胡迩挂在马背上,都要吓尿了,只能用力的抱住马脖子,马它哪知道胡迩害怕,只知道身上这人一直在扯着自己的脖子,只能绕着圈子跑着。

不过不得不说,胡迩这人什么都不行,就是适应能力强。在马背上挂了半天,听着耳边的呼呼风声,胡迩嗨了。没错,他玩嗨了!

他慢慢地爬回马背坐好,迎着风怪叫着,太特么刺激啦。

“驾!驾!”他居然还嫌不够快,拼命催着那马。

胡迩骑着马狂飙了半天,终于尽兴了,慢慢放缓了马速,来到月娘的旁边,将马拴好,缓缓坐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月娘满脸的警惕,连忙和他拉开距离。

胡迩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摸了摸鼻子,“那什么,我想和包子玩会……”

从月娘手中接过包子,心不在焉地逗弄着,偷偷看了眼月娘,见她在环抱着双腿,将头放到了膝盖上,呆呆地看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月娘,咱们来训练包子吧”胡迩想着自己以后要是跟着狄仁杰查案,带个警犬也是极好的,虽然不知道包子的品种,但看它那机灵劲,绝对有成为警犬的潜质。

“训练”

胡迩往那边挪了挪屁股,月娘见状急忙又拉开了一段距离,胡迩苦笑着,问道:“月娘,你看我像坏人吗”

“像!”

胡迩看她一脸的认真,似乎不是在说笑,挠了挠头,我在她眼中形象这么差吗犹自在那嘴硬,“我哪像坏人了”

“哪都像!”

胡迩:……未婚妻觉得我是坏人该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我怎么能像是坏人呢突然他想到了,该不会是因为他去青楼吧,这事可就麻烦了,要不要解释呢

“你是因为我去玉花轩才觉得我是坏人”

“没有!”

没有那就是有了,果然是这样,这可怎么办呢算了,反正也打算告诉狄仁杰的,先告诉她又何妨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连我们主角都不能幸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