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信(2 / 2)

加入书签

“我跟你说……”胡迩将整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月娘,看着她微张着小嘴满是惊讶的小脸,偷偷凑了过去……

胡汉三此刻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这边刘捕头两人郎情妾意的,是不是对视着放着电,再回头看看他的少爷,什么,两人居然都亲上了!早知道,自己就在家里陪小红了,何苦在这看你们秀恩爱

见天色已晚,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少爷!刘捕头!天色已晚,该回家了!”

胡迩在杜老二的怒视下,将月娘送回了家,安慰她不必担心,自己马上就可以解决此事。对杜老二道了声别,坐上了马车。

杜老二咬牙切齿地看着远去的马车,大意了,防不胜防啊,不过是喝了两杯酒,女儿让人给拐跑。姓胡的这事你至少得付一半的责任,你们爷俩不会是商量好了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早,胡迩很自豪地通知胡汉三,他光荣的下岗了。让他在家跟小红好好学习乐曲,争取早日成为他的背景音乐播放器。

胡迩骑着马出门了,发现街上的人竟然还在窃窃私语,顿时就怒了,你们够了啊,顿时怒了,翻身下马,找了一个看上去最欠揍的,悄悄摸到他的身后。

“你听说没,昨晚那孙家二少爷和玉花轩的老鸨竟然在大厅内当众交合,那老鸨子叫的那个浪啊!”

胡迩收住了将要踹出去的脚,不禁乐了,孙家二少爷不就是昨日污蔑我的那个谁吗,想不到你的口味很特别嘛。可惜了,要是提前知道这码子事,他肯定要带两个画师前去,将这一幕画下来,贴遍全城的大街小巷。

一早就听到了一个好消息的胡迩,心情大好,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在那人一脸懵逼中上马扬长而去。

胡迩来到县衙门外,正四处寻找着停马场。一名蹲在县衙对面的乞儿开口问道:“敢问可是胡爷”

胡迩愕然的点了点头,这县衙好像就他一个姓胡的,你找的八成就是我了,可是你是谁啊

“你是”

“今早有人将这封信交给我,让小的将信交给一名姓胡的官爷,官爷您收好了!”说着将信塞到胡迩的手中,蹦蹦跳跳地走了。

胡迩一愣,还有人给自己写信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改革开放以来遇到的新问题总不会是我的前任惹出来的事,让我给他擦屁股吧。

胡迩将信拆开,只见一些粉末飘了出来,胡迩用手指沾了点,闻了闻,这不就是五石散吗胡迩立刻就明白了,应该是那三兄弟见老三被抓,坐不住了,这才找上自己。

将信封翻了个遍呢,除了那一点五石散粉末,别无他物,胡迩都无语了,你有事就说事啊,净整这些云里雾里的,有意思吗

胡迩又确认了几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将信封随手一抛,快步走进县衙。他没发现的是当他走入县衙之后,有一道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捡起信封,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将信封塞到了怀中。

胡迩走进了县衙,向狄仁杰见过礼,侍立在旁,与狄仁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大人,张将军已将人带回!”

“传上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