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想法很丰满(1 / 1)

加入书签

胡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丢到了榻上,一想到自己手中竟然有了一支还算精锐军队,不禁兴奋地在榻上滚来滚去。话说要是早知道自己家有那么大的家业,自己也许就不会选择现在这条主线了。还当什么狗腿子啊,老子要当山大王!那过的是什么日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称分金银,就是风险有点高,容易掉脑袋。

胡迩多怂啊,想到自己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连忙取消了b计划,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他的狗腿子吧,毕竟狄仁杰身边五米之内都是安全区,虽然狄仁杰经常为了装逼,把自己送到敌人手中,但最后迎来的都是反转,人家追求的就是这种虽千万人我也要去装个逼的赶脚。

不过狄仁杰虽然人不错,但他的上司可是个危险人物,那特么的连自己的儿子都给恁死了,而且还恁死了两个,自己跟在狄仁杰身后,保不齐哪天看我不顺眼,就要恁死我。所以说还得给自己留条后路,那么些人拿去欺负山贼,实在太可惜了。不行,得给他们做个训练计划,咱要求也不高,只要你们能在京城劫个法场,并且护送我安全逃出城外就行。

说干就干,胡迩拿起纸笔开始制定计划。

首先,武器得换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手里拿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看就是杂牌军。怎么也得人手一把强弩吧,打起来了,先射他几轮,能不贴身就不贴身,肉搏太凶险了,一不小心就缺胳膊断腿。其实他本来还想学学那些老前辈,把火枪给弄出来,考虑到那些老前辈基本都是在火枪已经问世的情况下,才这么玩的,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有句话怎么说的他忘了,大概意思就是比正常人聪明一点的是天才,聪明太多的就是妖孽、怪物。万一唐朝人也喜欢研究什么外星人、穿越者之类的,那自己岂不是要被抓去切片了再说了,造火枪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什么火药,冶铁,铸造……自己就知道几个公式,顶什么用。就算真的造出来了,被皇帝知道了,最好的下场就是一辈子被软禁了,那姓武的又是个心狠手辣的,搞不好就让我永远闭嘴了。

胡迩在那意淫着按照特种部队的标准来打造他的这队人马,除了强弩,唐刀四制也给他们配上,像什么号称可以一刀斩断人马的,由斩马剑发展而来的陌刀,力气大的人手一把。仪刀属于礼仪用刀,咱们不搞花架子,可以先往后稍稍。横刀和障刀这个必须人手一套。还有什么制服,护甲,宝马,钩锁……

胡迩写着写着,突然停了下来,把笔丢到了桌子上,去你妹的。几个菜啊,把我喝成这样这一套下来,先不说能不能搞到这些装备,就算能搞到,那得多少钱,更何况那是一百来号人啊,再考虑到老旧磨损,这么多钱拿来买鸡腿吃,它不香吗就算是让他老爹帮忙也养不起啊,别看他们胡家表面上挺有钱,实际上胡家大部分的产业都是替白茅打理的,完全属于他们家的也就那个酒楼加上新建的酒坊。

算了算了,咱还是学老李吧,你们爱用啥用啥吧,就算是用菜刀咱也不管了,想用什么武器自己想办法去,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就行。

胡迩原本想将这些人培养成大唐第一等的强兵,虽然他不会练兵,但他相信,只要装备足够好,就算是刷条狗在那,也能把兵练得差不到哪去。还记得那只拿着ak突突跑了一群人的大猩猩吗但是无奈因为没钱取消了原计划,只能把他们散养了。

胡迩心中本来燃起了一团火焰,想玩票大的,无奈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水与火交融着,释放了大量的水蒸气,体积急速扩张,导致密闭的空间内压强极速上升,直到过了临界点。用人话来说就是胡迩做了半天的无用功,把自己给气炸了。

看了看天色,已经半下午了,腹中传来的饥饿感在提醒他还没吃午饭呢。胡迩扯着嗓子喊了半天,也不见胡汉三的身影。

胡迩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胡汉三跟着刘方去锻炼去了。家里的几个下人这几日也都被打发回家探亲了,诺大个胡府居然连饭都吃不上了。

胡迩灵机一动,嘿嘿,咱可以去老丈人家里蹭饭啊,看看时间,等自己去到了,差不都也就到了饭点了。机智如我,怎么可能被一顿饭难倒。

胡迩来到内院,想要和几位长辈打声招呼,远远地就看到内院里面烟雾缭绕,心里“咯噔”一声,还以为是起火了,连忙冲过了进去。

只见那秃子、猴子与胡父三人围着一堆柴火烤着什么,三人被浓烟呛得直抹眼泪,秃子还在那里不断地抱怨,“猴子你他娘的怎么生的火,老子眼睛都要熏瞎了,烤鸽子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

合着几人背着他在吃烧烤呢!看到他老娘拿着一个焦黑物体撕咬着,胡迩简直就要奔溃了,您老人家可是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闻着这浓烟,吃着烤的焦黑的,都快成碳的肉,您就不怕生出个三头六臂的小哪吒出来

胡母刚咬了一口烤肉,突然发现自己的烤羊腿不见了,一抬头,就看到胡迩拿着她的烤羊腿狂奔着,“小兔崽子,把老娘的羊腿还我!”

“不给,你来打我啊!”

“哼!”胡母冷哼了一声,眼角划过一丝寒芒,小兔崽子,几年不打你,怕是忘了挨打的滋味了吧。脱下鞋,抡圆了胳膊,走你!

马上要逃出院子的胡迩被一鞋砸翻在地,刚要起身,就被他娘按在地上,“啪啪啪……”地打着屁股。

“哎呦,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别打了!”

他娘揍了他一会儿,穿上鞋,捡起地上的烤羊腿,吹了吹泥土,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道:“还没听过这么贱的要求,只好满足你了。”

胡迩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名孕妇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要不是担心伤到他那未出世的妹妹,他早就……早就抱着他娘的的大腿求饶了。

“住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