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病重去世(1 / 2)

加入书签

叶不凡原本打算这几天处理完公司主要业务的事,然后就给自己放几天假,找个机会约果果出来,到公园边游玩边聊天,或者约到咖啡屋喝喝咖啡听听音乐聊聊天,或者去美食餐厅吃大餐聊聊天,也许他暂时不一定能约到果果,但他想通过箫笙来约果果,总能约到的。他在美美地想着如何重新追回果果的心。脸上露出诙谐的笑容。他真的不希望果果会是箫笙的女朋友,更不愿意相信果果会是箫笙的女朋友,这样他重新追回果果就可以毫无顾忌。

可是一个急促的电话,彻底击碎了他的这个计划。医院戴医生打来电话,说他的妈妈病情突然恶化,正在急救中,但是可能有生命危险,让他立马赶回医院。

叶不凡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他迅速跟自己的秘书交代清楚以后,就火速开车赶到医院。等到他赶到医院,他妈妈已经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口气,最终被医生强行急救了过来,但是他妈妈也活不了多少天,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叶不凡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通过玻璃窗口,望着戴着氧气瓶的妈妈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憔悴,已经没有一点血色,就像一个活死人一般,他心如刀绞。当医生告诉他,他的母亲一年前就查出来是胃癌晚期,但她不让医生告诉叶不凡,她是不想儿子为她担心,可能活不了几天,他悲恸欲绝,声泪俱下。

他坐在监护室门外,掩面哭泣着。母亲将他带到这个世界,并一心一意将他抚养成人,而且给他最严最好的教育,让他成长成才,并在生活上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鼓励。她含辛茹苦一辈子,没有享受到她应该拥有的幸福,她将她一生幸福都牺牲给了他。如今他可以让她母亲好好享福了,可是一个病魔接着一个病魔来了,让她的母亲备受折磨,如今一想到母亲即将要被病魔带到另一个世界,他就痛不欲生。他一直以为他母亲仅仅尿毒症,怎么也没想到母亲半年前还患上了胃癌,为了不让他伤心难过,竟然忍着癌症的疼痛至今都没有告诉他。

叶不凡就这样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伤心凝望着那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许久。

这时他母亲的主治医生走过来,轻轻拍拍叶不凡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叶不凡说道,

“年轻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要坚强些,这样,你跟我一起回我办公室,我再对你详细说。”

叶不凡回头一望,原来是她母亲的主治医生,他向主治医生点点头,然后跟着他一起去了他的办公室。

叶不凡一走进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主治医生的手说,“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的母亲。”

“年轻人,你先坐下来,我来跟你详细说。”主治医生招呼叶不凡赶紧在对面的凳子上坐下。

“你母亲原本因为尿毒症,身体就虚弱,患胃癌已经半年多时间,现在癌细胞已经全部扩散了,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抢救,但是你母亲还是活不了多少天,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节哀顺变,不要太过于伤悲了。”主治医生语重心长地对叶不凡说道,他早就知道叶不凡母亲的病已经无力回天了,他也是没办法了,他现在希望叶不凡能够节哀顺变,不要太难过了。

叶不凡一听医生说,他母亲已经活不了多少天,他就悲痛欲绝,伤心的泪水又从眼眶里滚滚而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叶不凡满含伤痛的泪花对主治医师大声质问道。

“对不起,我们真的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但是癌症晚期,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主治医生低头哽咽地说道。

叶不凡听完主治医生的话,他知道他母亲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叶不凡现在唯一能为他母亲所做的,就是在医院陪伴他母亲度过最后的时光。

宋嘉听他的秘书说,他母亲病情加重,已经去医院了。宋嘉连忙也赶到医院,当看到叶不凡卷缩在一角,痛不欲生地哭泣着,她立刻明白了,她的母亲也许,她从来没看见过叶不凡哭得如此伤痛欲绝,如此凄惨不堪。这就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儿子对即将离世母亲的极度不舍。

宋嘉轻轻地走到叶不凡的面前,原本想好好安慰不凡哥,好好劝劝不凡哥不要太难过,可是也许是因为看到不凡哥哭得伤悲,她也跟着心痛落泪。但是她还是强忍住哭泣,极力安慰着不凡哥。

“不凡哥,你也不要太难过,阿姨她不希望你这样为她伤痛不已的,你要振作起来,活得幸福快乐,她才会开心的。”

这时的叶不凡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小孩一样将头埋在宋嘉的怀里哭泣着,“医生说,我妈妈活不了几天,为什么我不想她离开我,可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宋嘉真的没想到叶不凡面对最亲的人即将离去,如此脆弱。

她要陪叶不凡坚强地度过这段悲痛的岁月,只要他愿意,她可以随时陪在他身边。

“人都会有生老病死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你已经尽力了,你要节哀顺变!你也不要太伤心难过了。”

宋嘉极力安慰着叶不凡。

叶不凡擦去眼角的泪水,感激地点点头。

没想到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也会有如此脆弱的时候,竟然在一个女孩面前如此伤心落泪,都说“好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深感羞愧。可是他因太伤心难过,而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极度悲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