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到底谁开的车(1 / 2)

加入书签

虽然有很多人证明昨晚叶不凡的确没有开车,但是警方依然扣留了叶不凡,继续让叶不凡讲出到底谁开了他的车谁还有他车的钥匙

叶不凡能说出吗现在他也不能确定一定就是箫笙开他的车,他只是猜测而已。令他最害怕担心的是如果昨晚真的是箫笙喝醉酒驾驶他的车撞死了人,那么箫笙的名誉前途真的就毁了,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箫笙那么优秀聪明、机智幽默,将来一定是个主持界的优秀人才。

叶不凡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他始终还是保持沉默。不过谁也想不到箫笙会在喝醉酒的情况还去开车兜风,那种情况下谁也不会相信箫笙会一个人出去开车兜风,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既然连叶不凡自己都不知道有人在那个时间点开他的车,那么有没有可能有人盗用了叶不凡的车呢”果果边想边猜测道。

“嗯,真的有这种可能。”

“可是谁会盗用叶不凡的车呢我觉得不可能是小偷,如果是小偷,车子早就被小偷改头换面拿去卖,也不可能再还回来,那个盗用车的人难道是有急事,临时借用一下”

“怎么蹊跷地就盗用了叶总的车,还撞死了人逃逸。”

“真是出鬼了。”

“这也太悬乎了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推测判断着,搞得就像福尔摩斯探案一样。

可是尽管这样,在事实真相未调查清楚之前,叶不凡依然不能摆脱嫌疑人的身份。

叶不凡真的也是处于极度苦恼中,他回去后,最好亲自单独问问箫笙昨晚那段时间去了哪儿他最希望听到是箫笙只是在屋外吹吹风,然后就睡着了,更希望事实就是这样的。

曲婉一想到箫笙昨晚郁闷喝醉酒的状态,就开始担心起箫笙来,昨晚箫笙对她说去趟洗手间,然后就一直没见回来,难道那段时间箫笙驾驶他哥的车出去了她又转念一想,应该不会的,他为什么要出去呢而且他当时好像还是喝醉的样子,他平时这么聪明机智的人,应该不会这么愚蠢吧。

果果见曲婉一副沉思忧郁、愁眉不展的神态,还以为曲婉担心叶不凡呢。

“曲婉,我觉得叶不凡应该没事的,因为事实明摆着不是叶不凡开的车,当然叶不凡也就没有犯交通肇事逃逸罪。”果果笑着安慰曲婉道。其实果果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叶不凡,因为如果万一找不到那个盗用叶不凡车子的人,有可能叶不凡还要背黑锅。

“我知道,可是”曲婉还是心里担忧着,其实她真正担心的是箫笙,而并非是叶不凡,她也清楚地明白叶不凡不可能有事的。

“你们可以回去了。”警方让果果、曲婉还有几个一起的同学先回学校去,他们不会随便冤枉一个人的,这件事,他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只是叶不凡暂且还不能回去,他还得配合他们调查这个案子。

果果和曲婉回到学校,在去往学校的宿舍楼前碰到了箫笙,就将一切情况告诉了箫笙,并让箫笙不必太担心他哥哥。警方会给他哥哥一个清白的。

果果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仍然还以为是有人盗用叶不凡的车子,但是盗用叶不凡车子的人到底是谁真的很难查清楚,如果查不清楚,叶不凡就可能要背黑锅。其实果果的心里还是为叶不凡捏了一把汗,毕竟这件案子也牵涉到他,尽管不是他犯下的罪。

箫笙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明白,面对果果对他那么的信任,他真的感到非常愧疚,他不想再瞒下去,可是他又很害怕,因为这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性质严重,足以毁掉他的一切,他一当说出来,他将可能做7年以上的牢,那么他的名誉前途全毁于一旦,也将永远失去果果。他平时那么优秀骄傲的一个人,他实在不甘心。

他知道他哥哥不会有事,所以他还是想抱着一种侥幸心里,他不想说出来。

当曲婉问他昨晚为什么去趟卫生间要那么长时间,他一惊,难道曲婉开始怀疑他了,他变得有点慌张起来。但他知道曲婉是爱他的,即便知道是他,也不会揭发他的,当然他也不可能如实告诉她的。他对曲婉说,他去了一趟洗手间后,感觉心里还是很燥热,所以就去院子里坐坐,吹吹风,然后就这么睡着了,一直到他哥叫醒他。

曲婉听箫笙这么一说,一颗担心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因为这件案子和箫笙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最好的。她心情一下子也变得轻松舒展起来,脸上露出欣慰满意的笑容。

箫笙的一句谎话就很快打消了曲婉的疑惑,可见曲婉对他还是特别信任的,她也很爱他,而他并不爱她,他只是经常想利用她去接近果果吧了。他那么爱果果,可是果果却如今只爱他哥哥,一点不爱他,而且还经常故意疏远他,让他心里特别难受。箫笙甚至现在都有点恨他哥,如果昨晚他哥不去,不和果果深情对唱,或许他自己就不会那么痛苦难受,也就更不可能还醉酒危险驾驶兜风。

此时箫笙望着满脸笑容的曲婉,觉得曲婉其实真的很漂亮,又很温柔,为什么他就不会被她的爱所感动呢他为什么非要去爱上那个对他忽冷忽热的秦果果呢

曲婉见箫笙一直盯着自己看,而且眼神那么温柔多情,她知道箫笙一定是也爱上了她,凭她作为女孩的第六感觉,绝对是这样,这让她欣喜若狂,她很快就要美梦成真了。

曲婉开心地在箫笙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这让箫笙很感动,竟然情不自禁地吻了曲婉。或许他在曲婉身上才能找到一种自尊骄傲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