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究竟谁弄坏钢琴(1 / 3)

加入书签

接下来更倒霉的是,校方领导要求果果进行赔偿,理由是这架钢琴一直是果果在练,所以就认定是果果弄坏了。

果果觉得校方领导太武断,她怎么可能弄坏钢琴,她元旦前一天排练的时候,这架钢琴还是好好的,为什么到了第二天她演出的时候偏偏出了问题,她本来就已经很委屈沮丧,现在还要背黑锅,她真的差一点就要失控了。对于校方说她弄坏了钢琴,她是不会承认的,因为那架钢琴根本就不可能是她弄坏的。赵子杨和静雅还有其他和她一起彩排的几个人也可以证明的。对于到底是谁要这样陷害她,她真的还是一头雾水,她觉得她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赵子杨对校方领导的这个处理决定,也是坚定地持反对票,他邀请静雅、还有好几个在一起排练的同学,向校方证明果果没有弄坏钢琴,他觉得有可能在演出之前,有人对这架钢琴动了手脚,他决定调查这件事,为果果讨回公道。

赵子杨仔细查看钢琴,发现钢琴里面中间的几个琴弦断了。一家质量这么好的钢琴,怎么可能是练琴能练坏的呢,所以他可以判定一定是有人故意破坏的,那到底是谁会这么想害果果呢,这个破坏者极有可能是出于报复心理或者纯粹出于嫉妒心里。所以他想问问果果最近有没有在学校得罪过什么人

“果果,你最近在学校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啊!”果果摇摇头非常肯定地说。

“那到底是什么人又是出于什么动机呢”赵子杨思索着。

“我觉得可能是有人妒忌果果钢琴弹得好。”甜甜边吃着薯片边说。

“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可是谁又会嫉妒得这么变态呢”静雅笑着说。

“嗯,可能是的。”赵子杨也猜到有可能有人出于妒忌,而想通过毁坏钢琴来让果果当众出丑的,但这究竟是谁有这么大胆呢

果果听他们这么一说,觉得自己竟然也会这么优秀耀眼得让人嫉妒,看来小时候的钢琴没有白学,可是谁会嫉妒到这种变态的地步,竟然敢毁坏一架那么贵重的钢琴。

这个毁坏钢琴的人到底是谁呢大家都陷入猜想中。

一阵沉默过后,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因为大家实在想不出谁会干这缺德事。

其实有人猜测过王若丹,因为王若丹每次看到果果和赵子杨在一起的时候,就非常不高兴,而且她能看出王若丹特别在意赵子杨,尤其是上次果果在大礼堂练琴的时候,赵子杨因为听果果弹琴太过沉迷,以致王若丹与他对主持稿的时候,他都没在意,若得王若丹特别生气离开,后来几天王若丹只要一看见果果过来练琴,就非常生气嫉恨。不过,她没有在赵子杨面前说,毕竟她也是这么一猜想,更何况王若丹那么漂亮优秀,自身就优越感特别强,犯不着为了嫉妒果果而毁坏钢琴的吧。

没有查出谁弄坏了钢琴,果果似乎就要背负这个弄坏钢琴的责任。过去这么多天了,赵子杨毫无头绪,根本就查不出谁弄坏了钢琴。

但是钢琴坏了,还是要请人来修的。否则校方真的可能要追究他和果果的责任了。

赵子杨和果果商量好,去琴行请全市最好的专业修琴师来修琴,这个修琴师也是卖这架钢琴的琴行老板的侄子,也会弹一些曲子。他一打开琴盖,就惊呆了,里面好几个琴弦都断了,他又仔细看了看,明显是被剪断的,而不是弹断的。

“这明显是有人剪断的,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吗怎么这么缺德,只是可惜了这架这么好的钢琴,我看着都有点心痛。”修琴师边看边摇头地说。

“我们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的。”果果叹着气回答道,“我们现在就想着你能不能修好”

“修是修得好,只是换这个零部件非常麻烦,我现在没有这个零部件,我得先打个电话问问厂里有没有这个牌子型号的零部件”修琴师说。

“那你现在打电话问问”果果已经是迫不及待,要是万一厂家没有怎么办,心里也焦虑。

“是啊,你赶快打电话问问,我们心里也好踏实些。”赵子扬也着急地催道。

“好吧,你们放心,我尽快联系厂家将零部件寄过来,给你们及时修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