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买人(1 / 1)

加入书签

盛兕在一次来到铁伯家的院子外面,看了一眼院子,院子里没有人,那条狗也不在,盛兕看了看那处院子,就直接转身离开了,他已经跟谢玉宝说好了,而且他也把晶石给了牙行,牙行那里会给他办理好房子的一切手绪,当然,他也把自己的路引给了牙行,牙行会帮他办理户籍,以后他就是庆都城的人了。/p

事实上在那里上户籍,盛兕并不在乎,不过就像谢玉宝所说的那样,有了庆都城的户籍,以后他办事儿会更加的容易一些,至于说为什么来到铁伯的院子这里,是因为他有一个想法,而且已经跟谢玉宝说,至于说能不能成,那就要看铁伯会不会同意了。/p

回到了客栈,盛兕就开始列单,他要请的人,还有他要买的东西,他必须要全都列一个单子给谢玉宝,他给了谢玉宝那么多的钱,这些事情当然要全都交给谢玉宝了,二十两黄金,放在那些平民的手里,那绝对是一笔巨款了,甚至可能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赚到的巨款,当然,谢玉宝不一定一辈子赚不到,但是那些钱对于他们来说,也绝对不少了,所以把这些事情交给谢玉宝去做,那是绝对不行的。/p

盛兕在看那个院子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准备什么东西,他准备买五辆马车,在找几个车夫,还有门房,掌柜的,伙计,洒扫和浆洗的婆子,这些都是要请的,这样算下来,里里外外的,可是需要不少人的。/p

除了这些,就是一些用品了,像木桶,木盆,木架,被褥这些东西,还有像茶杯,茶壶之类的东西,在加上碗筷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一些其它的用品,这些东西也必须要买,所以他全都列在了单子上。/p

盛兕也是有生物脑的,所以计算能力特别的强,他把这些东西全都列出来之后,然后把这些单子全都收好了,准备明天给谢玉宝送过去,这些单子上写的十分的详细,就连请的人要给多少工钱他都写上了。/p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谢玉宝就来到了盛兕所在的客栈,盛兕就在下面的餐厅里等着他,一看到他到了,就直接把那些单子给了谢玉宝,谢玉宝接过单子之后,看了一眼单子上的东西,随后他不由得一脸佩服的看着盛兕道:“先生真是行家啊,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开客栈必须要的东西,先生全都列出来了,一点儿遗漏都没有,在下佩服。”/p

盛兕笑着道:“先生客气了,这些事情就麻烦先生了,在下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来的人,一定要可靠才行,可靠是第一位的。”盛兕以后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一些事情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所以他当然是希望请到一些可靠的人手,所以他才会如此强调。/p

谢玉宝看了盛兕一眼,想了想,接着他压低了声音道:“客官,在下有一个法子,可以请到一些可靠的人手,而且可以保证,绝对的可靠,但是有一点儿,那些人可能是出身自最外面的那些平民,不知可否。”/p

盛兕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谢玉宝道:“出身平民到了没有什么,只要能保证他们可靠就可以了,不知道先生所说方法是”盛兕还真的不知道谢玉宝所说的方法是什么方法。/p

谢玉宝看了盛兕一眼道:“先生,你是刚来庆都城这里,对于庆都城这里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事实上庆都城这里,是有很多的穷人的,这些人穷的连饭都吃不起,现在天气好还好说,要是天气不好,或是变冷,那么每天都是会有人冻饿而死的,这些人因为出身自平民,有一些年纪大了,有一些虽然在壮年,但是却没有一技之长,所以想讨生活都很难,所以日子都不好过,所有他们中有一些人,就愿意卖身入到一些大户府里成为下人,这些人就是那些大户家的仆人了,而且是有身契的仆人,他们的命都不是自己的,但是像我所说的,一些老人和男人,那些大户人家是不要的,他们只要一些少男少女,这样的人好调教,客官你如果不嫌弃,如果对于年纪没有太大的要求,那么在下到是可以帮着先生你买下一些人来,当然,这买下来的人,价钱可就不一样了,而且他们以后就会跟着先生,吃喝用度,一切开销,可就全都是先生你的了,当然,这些人因为有了身契,他们就会对先生你是绝对忠心的,就算是先生你有什么事儿,他们也没有办法告官,因为以奴告官,官家是不会管的,还会处置他们,先生你看如何”/p

盛兕到是被他的话给惊到了,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在仙界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他转

念一想,要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那到是可以的,所以他就点了点头道:“可以,如果有这样的人,那当然是最好的,不过有一点儿我可是要说清楚,有老人可以,但是不能全都是老人,不然的话,我这客栈也就没有办法开了,当然是年轻人多一些比较好。”/p

谢玉宝马上就笑着道:“小人省得,请先生放心,保证把事情办好。”说完他这才站了起来,冲着盛兕一抱拳,拿起单子就想要走。而这时盛兕却是叫住了他道:“慢,先生,别的人你用什么人都无所谓,但是有那位铁伯,你是一定要问一下的,我知道他不是穷人,可能不会签身契,但是只要他同意,也不需要签身契,只请他当个门房就行了,工钱我那上面已经写了。”/p

谢玉宝虽然不知道盛兕为什么一定要请铁伯,但是他还是应了一声,不管盛兕为什么请铁伯,他去请就是了,铁伯同意最好,要是不同意,那与他也没有什么关系,盛兕又没有说一定要请到铁伯,当然,他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的请到铁伯的。/p

等到谢玉宝离开之后,盛兕这才长出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这件事情算是订下来了,接下来他就是要等几天了,等到谢玉宝把事情办好,他就可以直接进入到那个大院子,这样他在庆都城这里也就有了一个落脚点了。/p

不过这几天盛兕也不准备一直呆在客栈里,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比如说去看看陈家的人现在在干什么,或是而且他还有一个计划要进行,不然的话他的客栈开业了,却没有人来住,那不是白开了吗,这些事情他必须要提前做一些安排才行。/p

盛兕知道陈家所在的坊,他慢慢悠悠的走到陈家坊外的大街上,这里人来人往的也是十分的热闹,不过大多都是一些仆人装扮的人,像盛兕这样装扮的人到是并不多,陈家所在的坊叫吉安坊,坊门外可是有家丁看守的,他没有办法进去,所以只是在坊外看了看,就这样都引起了那些家丁的注意,不过那些家丁看到盛兕也没有做什么,也就没有理他。/p

盛兕就是想要看看,在这里能不能遇到陈家的人,要是能遇到陈立那就最好不过了,不过等了半天,他也没有遇到陈立,甚至跟他同船的那些陈家人他都没有遇到,这让他有些失望,他也不能贸然的去拜访陈家,所以也只能离开了。/p

不过盛兕离开之后,却并没有回客栈,而是去了码头那里,他想要看看,码头那里的马车都是什么人在经营,是每一辆马车都单独有人在经营,还是所有马车行业,都被人给拢断,这些事情他必须要弄清楚。/p

盛兕在那里盯着那些马车一天的时间,很快他就知道了,在码头这里,所有的马车,全都是单独经营的,那些车夫到点就会把马车赶回家里去,而且这些有马车的人家,一个个都还生活的不错,这也难怪,毕竟在这里,马车那可是大件,有一辆马车可是十分厉害的人家了,一般人家可是买不起马车的。/p

这样盛兕也就放心了,他准备在观察那些马车几天,找到那些马车之中,有威望的一些人,然后等到他的房子都准备好,客栈正式的开业,他就会进行自己的计划,现在为时尚找,至于说他的第二步计划,那还要看看谢玉宝能不能把铁伯给请到他的店里来,如果他能把铁伯请到他的店里来,那他的计划就可以顺利的进行了,如果请不来,那他注要自己与铁伯接触一下,在慢慢的谈。/p

把一切都准备好之后,除了去码头那里观察之外,他这几天还一直呆在南市那里,他必须要了解一下,南市那里都有一些什么人在做生意,这是他十分重要的,与他以后开店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他一直都注意着南市那里。/p

南市那里一般都是外来货,有很多的南北商人,盛兕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商人有一些是从庆都城更南方来的,有一些却是从庆都城更北方来的,他们来这里的目地就是一个,进行各种交易,这些人中,有一些是大商人,那些人一般都很难看到,他们到了庆都城这里之后,都会有自己固定住的店,那些店一般都是开在四层,或是五层坊市那里,而且他们出行都有自己的马车,根本就不会有与他合作的机会。/p

而另一些却是一些行脚商人,这些行脚商人他们的交易量并不是很大,资金也并不是很多,所以他们住的店,一般都是六层或是七层坊市这里的店,但是他们也是商人,他们对于商人的一些需求也是一样不少,而这就给了盛兕机会。/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