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虚无(1 / 7)

加入书签

华正阳来到金秋阁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朦胧的微光。

他拎着双份的早餐,抖落了身上的雪花,笑声爽朗:“总统,刚出锅的包子,要不要尝尝”

李华成笑着点点头,放下了手里拿着的内参文件,起身来到了餐厅。

华正阳忙碌着倒了些醋,又开始拿碗成汤,动作自然而然。

李华成微笑看着华正阳忙碌着,问道:“心情不错”

“我喜欢下雪。”

华正阳笑呵呵的说道:“每次下雪,都会让我想起家乡,很多年没回去喽,前段时间老家来人看我,给我送了两颗山参,我泡了两瓶酒,回头给你拿一瓶过来。”

李华成点了点头,拿起包子吃了一口。

与太子集团陈方青和郭闻天之间不同。

与东南集团的万青云和纪文章也不同。

李华成和华正阳之间的关系,甚至跟都豪门集团的东城无敌也邹木林也不一样。

在李华成面前,庄华阳看起来挥洒自如的态度中总是会带着一抹极为清晰的尊重与恭敬,其中包括了浓浓的感激,敬仰,敬畏与亲近。

其他集团的巨头们相互之间职务上或许会有高低,但对彼此的态度上却基本是平等状态,只有华正阳,在李华成面前像是一个下级。

事实上两人的政治生涯基本也都是极为明确的上下级关系。

李华成担任辽东总督的时候,华正阳是常务副总督,李华成担任辽东议长的时候,华正阳是副议长,进入幽州之后,李华成是副总统,华正阳被掉到了吏部担任二把手,五年后,李华成成功登顶,华正阳顺势进入了议会,成了中洲的吏部部长,李华成第二次连任,华正阳进入了内阁,成为次相,一直到现在。

学院派是中洲除了特战集团之外最年轻的集团,与特战集团有着先天缺陷的构架不同,他们的结构极为严谨完整,从一个大型的地域性集团成长为如今影响整个中洲的执政集团,任何词汇都可以毫无保留的用在李华成身上,而且一点都不夸张。

功不可没,居功至伟,雄才大略。

李华成完全当得起这样的评价。

学院派的发展轨迹几乎就是李华成的崛起道路,整个学院派几乎就是被他以一己之力扛在了肩上不断壮大。

他的理念影响了学院派的每一个人,这也让整个学院派成了六大集团中最有活力,最有朝气的集团。

生机勃勃。

但崛起时间短暂也意味着学院派各方面的不足,比如跟很多已经退休但却有着巨大影响力的老人没有足够密切的关系,这一点是学院派至今都不曾扭转的巨大劣势,再比如太短暂的时间里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更没有完善的晋升框架,这一点学院派至今同样也不曾彻底完善。

当初学院派将出身豪门集团的白清浅调到自己的后花园辽东担任议长,就是李华成打算完善学院派晋升框架的一步秒棋,白清浅能力出众,人脉更是没的说,豪门集团的实力也不需要被怀疑,两大集团当初可以合作,学院派就是想要借助白清浅从而得到豪门集团的支持,在他们原本的打算中,这次大选,是要将白清浅推倒中洲议员的位置上,在辽东行省晋升,并且在接下来几年的努力中将这个概念稳定下来,让辽东获得类似于吴越,南粤,北疆,又或者华亭,北方,西南,幽州的政治地位。

简单地说,就是让辽东的议长进入议会成为一种惯例,从而彻底完善自己的晋升框架。

这是任何一个集团都必须努力去完善的目标。

所谓的晋升框架,说白了就是一个集团内部稳定的,从普通科员到中洲议员的晋升之路,这也就保证每一次大选,本集团至少会出现一个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议员名额,他的位置是完全掌握在本集团手中,也就是内定,其他集团无法出手。

只有确立了这个位置,集团内部在遇到重大危机的时候才可以保证将这个位置上的人在往上推一步,继而保证集团在中洲顶尖阶层里的声音被其他人听到。

而这样的位置,六大集团中,就只有学院派目前还不具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