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次见面(上)(1 / 1)

加入书签

葡萄牙并不大,人口也就一千多万,地方也就九千多平方公里,在张卫的眼中也就是个弹丸小国而已,但偏偏就是这样的国家却也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这个国家曾经凭借殖民和远征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又先后躲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使得他们在这个世界一直都处于富裕国家的前端,但是当张卫走在他们的大街上时,却有一种来到城乡结合部的感觉,怎么会这么破烂呢

葡萄牙就是这么一个国家,由于国土实在太小,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重工业,他们对于环境古建筑的保护力度也非常之强,所以就算是里斯本这样的大城市也是保留着大量的古建筑,而欧洲的民居说实在的,连江南小镇都比上,怎么看都像是马棚,毕竟张卫这种货色的脑子里面就是坚定地认为,欧洲古代的代表就是城堡,没有城堡的欧洲,就是茹毛饮血的奴隶,或者连奴隶都不如的野人。

波尔蒂芒人俱乐部位于葡萄牙的旅游胜地阿尔加维地区,要是非要说具体属于哪个城市也不好说,毕竟这国家也就是比重庆稍微大一点有限,分那么多城市意义不大,不管哪里都可以开车一两个小时之内到达,分那么清楚干什么而沿途那些让葡萄牙人都无比自豪的风景,在他看来也是那个样子而已,有什么值得多看的

大海这里的确和中国不是一个海,但海水是连着的,你们占了地利得到了一篇比较蓝的海水而已,可说到底还不都是海水老子可是生长在大连的,看到海有什么好兴奋的至于那些天然的景色,骗傻瓜去吧不就是一些在海里面泡了几千年的破石头,你能看出美丽,我真的看不出来呀。那些民居什么的,还是别提了,城乡结合部里面连小卖部和网吧都看不到,还提什么先进不先进的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他在心里想着的,却并没有表达出来,自从上了飞机,一直到现在他都沉浸在手里的资料上面,并且不停的在本子上做着记录,虽说塞尔吉奥根本就看不懂他到底写了些什么,但他却已经服了,这是个多么认真负责喜爱足球的家伙呀,看来老板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这一次不会再走眼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俱乐部老板斯宾塞先生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他真的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几个耳光,就打算是事情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为什么会聘请一个后中国人来做主教练,而且最可笑的是这个人好像就算是在中国都一点名气也没有。

那天选教练资料的时候他就在现场,就在他们准备定下来的时候,忽然就接到了来自于国际足联的一封推荐信,上面堂而皇之的写着张卫的大名,而他也就鬼迷心窍一般选择了这个名字,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儿戏,他甚至怀疑自己那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合同都已经签了,他要是现在撕毁合同自己不但要赔偿金钱,还要负担名誉上的损失,这个他无法承受。

所以他只好选择了一切从简来冷处理这件事,不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对外公布主教练的名字,也没有对任何人做过交代,这里面不但包括球迷还包括自己的球员,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他当然能知道自己的主教练今天会到达,按理说他应该亲自去迎接一下的,可他偏偏就什么也不做,宁愿躲在办公室里面处理着根本就看不到的公事,从塞尔吉奥传回来的消息来看这个人还不错,但不错又能不错到哪里去要是真的好,中国足球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个人尽快三连败,启动解约条款,才能将这一切尽快收场吧。

“主席先生,他们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办公室等您。”秘书小姐走进来,面带微笑的说着。

“这么快不是说让他们去逛逛么”斯宾塞真的还没有准备好两个人的见面,他不禁嘟嘟囔囔起来。

“据说我们的主教练对风景根本不在意,他要求尽快到俱乐部开始工作,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还真是一个勤奋的主教练呀。”斯宾塞苦笑着站起来“我马上过去。”

张卫和斯宾塞就是在这样的心情和环境下见面的,完全可以说两个人此时都心怀鬼胎。张卫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小小的俱乐部,破旧低矮的建筑,过时的装修风格,只有外面的训练场还算是不错,可此时也没有看到有人在训练,他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不怎么满意,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因为他觉得这里和当初自己踢球时待的体校十分相似。而斯宾塞则并不愿意多和这个人进行交流,他现在这要一想到张卫就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就好像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一样。

“主席先生,我的球员在哪里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训练呢”张卫其实并不怎么善于和别人交流,特别是面对这样身份比较高的人,所以他采取了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来进行交流。

斯宾塞一愣,他知道这个人精通葡萄牙语,但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直接,连一点寒暄都没有,见面就问球员“是这样,昨天我们进行了一场足协杯的比赛,今天上午全队放假,中午的时候他们就会过来了,现在的时间他们应该开始陆续到了,等会你就可以在更衣室见到他们了。”

“赢了还是输了”

“输了,我们输给了波尔图。”

“哦。”张卫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他只是点点头而已,然后就忽然问道“主席先生,我想问一下,俱乐部准备了多少钱在这一次冬季转会中运作呢现在的阵容需要补强。”

斯宾塞一瞬间皱了一下眉,但旋即就松开了,这并不是因为生气,正相反,他也开始对于这个年轻的主帅生出了一些好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