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药渣(1 / 3)

加入书签

就以聂建山带这么多人来,就没想过他自己要吃亏的。

可那便衣已经挥起了手,惯性的作用,根本收不住了。

“住手。”一声低喝,便衣的手臂被隔挡开了,是墨靖尧。

一时间,祝刚的人,便衣,还有聂建山和苏木溪的人全都看向了墨靖尧。

他对便衣出手了。

“你敢抗警”

墨靖尧看都不看这人,而是微微抬首,他个子高,那目光已经筛落到了人群外,终于看到陆江时,这才转首看喻色,“等来了。”

“什么等来了”喻色懵,其实墨靖尧之前也说过‘等’,只是她那时没多想,不知道他要她等什么。

“药渣。”

“找到祝红的药渣了”喻色的眼睛亮了,倘若真的找到了,还送到了这里,她就能为自己自证清白了。

“嗯,进来。”墨靖尧点点头,目光又落到了人群外面。

“让开。”陆江拎着一个袋子,顺着缓缓让开的通道徐徐走进人群,很快就到了墨靖尧和喻色的面前。

“给我。”墨靖尧接过了陆江的袋子,打开,递到了喻色面前,“你看对不对”

喻色伸手接过,低头就要去嗅里面的药渣。

“喻色,你小心些。”苏木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那药渣里真有毒而伤害了喻色。

“她自己开的药方她要是害怕了,那就证明她开的药方是真有问题了。”祝刚也不傻,发现苏木溪提醒喻色,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喻色也不理会祝刚,只是对苏木溪低低一笑,“苏阿姨,你放心,我会保护我自己的。”

说完,她微微低头,低嗅了一下袋子里的药渣,再抬头时,面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换上的是一脸的沉痛,“祝刚,炒蒲黄真的被换了。”

“你确定”祝刚满目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喻色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我开的药方里面有炒蒲黄,那是一味止血的中药,与祝红的病情是对症的,但是现在这药渣里没有炒蒲黄,而是换成了一种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