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追凶(1 / 2)

加入书签

半夜2点钟,确保好休息之后,荒川望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运动服,活动了一下身体,好让它不那么僵硬。

他将楔丸装进球拍袋里,背在肩上。

夜晚有可能遇到巡逻的人,他得小心,至少不能让正常人看到自己手里的刀。

整理好行装,荒川望轻轻地关上了家门,将最后一丝月光关在里面。

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准备前往数小时前自己被袭击的那个小巷,在那里或许能找到杀人魔留下来的一些蛛丝马迹。

荒川望的家位于离秋叶原不远的和泉公园附近,一般到了夜晚十点过后就没什么人了,可以说是不那么嘈杂的地方,虽然他所在的居民楼条件不怎么好,但是总比足立区的居住条件要好得多。

跟随处可见的流浪汉和垃圾堆比起来,没有预告的断水断电倒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他的脚步很轻,即使子寂静的夜里也几不可闻,这是他模仿狼的忍者步伐而领悟出的。

“消音”荒川望自言自语,“对于忍者来说是一个好技能。”

用这种方式走路对他的帮助很大,想象一下,月黑风高,你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周围寂静一片,你的听感被放大,这时候就算是一片枯叶飘落在地的声音都会让你警觉,可是偏偏有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你的身后。

他隐藏在黑暗中,脚步声比树叶都轻,呼吸声比微风都轻,他或许刚刚来到你身边,又或许影子般如影随形跟了你很久,在合适的时机——也许是在某个巷口,也许是在公园深处的树林,锋利的小刀在你的动脉上轻轻划过,生命如同快速流失的鲜血般消逝……

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夺走对方的生命,无声无息,这是何等恐怖的感觉

被这种人盯上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安置了一枚定时炸弹,永远也不知道什么爆炸,自己会在何时死去。

不久后,他来到了十字町附近,这里是东京市的繁荣地带之一,即使是在深夜,也依然有部分人穿行于斑马线上。他们大多都是年轻人或上班族,在居酒屋内喝的伶仃大醉,拿着西服外套从店里出来,然后互相搀扶着走进ktv……这是现在人们缓解压力的方式之一。

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就潜伏在他们身边,也许下一秒走进小巷里呕吐的时候,一只手会伸进他们的喉咙,捏烂他们的内脏。

荒川望戴着棒球帽,拉低了帽檐,低着头走在街上。

他不过高中生的样貌,这个时间点在大街上乱晃悠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荒川望心里对杀人魔的来历有些感兴趣。

众所周知,人的身体具有相当的韧性,不是尖锐的物体根本不大可能刺穿皮下脂层,你可以把一个人殴打得面部骨折全身淤青,但不可能用手指钻破一个人的皮肤。

可那个杀人鬼居然能轻松地将手刺穿自己的身体,要么就是他力气奇大无比,要么就是他拿着某种凶器。

可回想起腹腔内被搅动的触感,荒川望皱起了眉头,那感觉不像是拿了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体内,腹腔像是直接被撕裂一样火辣辣的疼,人类不可能拥有那么大的力量,又不是抗日神剧手撕鬼子,那个杀人鬼有些蹊跷。

荒川望来到了之前的那条小巷,昏暗的灯光柔和,墙壁上满是集束的电线通向各个居民房间。

他走到自己之前遇袭的位置,从球拍袋里拔出了楔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