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真正的勇士(1 / 2)

加入书签

荒川望再度警觉,“危”字消失。

“你妹的要打就赶紧的啊,我还能怕你”荒川望虽然在心里这么说,不过他还是有些从心的,毕竟武器不在手中,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使出的仙峰寺拳法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他警惕着周遭,再次举起勺子。

——!

荒川望一愣,看着勺子上面饱满的淡黑色饭粒和金黄色的蛋皮,总算是明白了“危”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了。他寻思这就尼玛离谱,搞了半天他刚才在和空气斗智斗勇秋月给我做饭你也冒个“危”字出来,难道吃个饭还能死人不成

他准备把蛋包饭送进嘴里,但是脑袋上红色的“危”字更加鲜艳了,鲜艳得简直能够淌下血来,这让荒川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红到这个程度……这得是跟苇名一心杠上了吧

秋雪吃得很优雅,毕竟是在千月家生活的女仆,在主人面前的吃相肯定是不能差的,不过同时谁都能看得出来她吃得很香,脸上洋溢着一股幸福的感觉。

秋月抬起头来,看到了荒川望的犹豫,默默地低下头去,小口小口地吃着蛋包饭,再也没有之前吃得那样香了,是个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失落。

看到秋月这幅模样,荒川望牙一咬,眼角一抽。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秋月能吃的东西我还吃不了吗”

他对着蛋包饭猛下勺子,脸色逐渐变青。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蛋包饭外表看起来不错,但是对于一道菜来说,即使外观再好看,也得尝过之后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

荒川望此刻感觉自己的舌头上的味蕾已经罢工了,他先是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齁咸的味道,随后浓烈的酱油味和类似芥末的味道冲了上来,蛋包饭里的饭不是金黄色而是近似可乐…或者说跟石油一样的颜色……

眼泪忽然就默默地流了下来。

荒川望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流过眼泪了,如今他把多年来的第一次泪水奉献给了蛋包饭,心里莫名的有些悲凉。

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危”这个东西并不一定能杀人,但是“危”字出来的时候,就代表着危险临近了。就好比《只狼影逝二度》里头上绑着白色头巾的枪兵,他一记突刺很可能只是将你打残,不会杀死你,这个时候残血就只管飞绳溜走就行了,但荒川望现在不能跑,他跑了秋月估计会伤心的,这毕竟是自己厚着脸皮拜托她做出来的,至少吃一半……一半……

荒川望感觉自己的胃在强烈的发出抗议,仿佛在说“你不要什么东西都往老子这里灌啊”,可荒川望没有办法,机械般地咀嚼。

秋月看到荒川望大口大口地吃着,首先是有些惊讶,随后她居然笑了,笑得还蛮好看,仿佛春天来临,冰河乍破,流水潺潺。

她继续开心地吃着蛋包饭。荒川望看她吃得这么开心心说此子恐怖如斯,但他同时又有些不相信居然真的有人能够吃下这种东西

于是他提议:“秋月啊,能不能给我尝一下你的饭”

“诶”秋月歪歪头,一时半会儿没搞明白。

荒川君是要吃自己盘子里的饭么可他那里不是还有一大碗么秋月好奇地想。

“就一口,一口。”荒川望说话都不利索了,唾液在嘴里大量分泌,以此来减缓嘴里的咸味。

“那……好吧。”看在荒川望如此渴望的要求下,秋月虽然不怎么明白,但还是答应了。

她并不怎么害羞,只是给荒川君吃一口饭而已,对一介女仆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时候秋雪小姐生病了她和姐姐秋夜还要负责喂秋雪吃饭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