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巷子里的男人(1 / 4)

加入书签

场景变换,荒川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守护铃也摇不响了。

看起来它每天应该只能使用一次。

看着手心里的月隐糖和漂浮着的白色纸人,荒川望的心绪有些复杂。

月隐糖还好说,嗑就完事儿了,只不过纸人要怎么用

荒川望知道纸人有两种用法,一种是用来增强自身技能的威力,例如旋风斩和寄鹰斩之类的。还有一种使用的方法就是发挥忍义手的功能,例如手里剑和吹火筒之类的忍具。

荒川望细心观察着纸人,发现有些纸人上面居然画着类似手里剑的标识。

荒川望想了想,将其中一张纸人对着角落掷出。

纸人在脱手的一瞬间,幻化成了手里剑飞出,深深地没入地板,随即消散。

“原来不需要忍义手也能使用忍具吗”荒川望吃了一惊。

他原本只是做个实验,没想到却成功了!

他看了一下手中漂浮着的纸人,还剩三张左右,虽然少了一张,但是得到了有用的情报,荒川望觉得并不亏。

他捏住一张纸人探查了一番,发现上面画着的符号都是随机的,有手里剑,有机关伞,还有一张吹火筒。

“也就是说我只能用三次吗这纸人能不能自己造出来啊”荒川望有些不甘心。

忍义手是极其强大的辅助工具,先不说什么手里剑和机关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但凡荒川望有忍义手的勾爪,他都用不着打出租车跑来跑去,直接化身蜘蛛侠了。

他松开手,可爱的纸人就这样悬浮在空中,晃晃悠悠的。

他又伸出手,纸人飘过来悬停在他的手心当中,像是看见主人回家的鸟儿一样。

“有总比没有要好。”他翻转手腕将纸人收好,“回头再问问狼吧。”

他看了看窗外,城市灯红酒绿,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是个适合外出的好天气。

不过在他悄悄咪咪地摸出去之前,他还有一样事情要做。

…………

秋雪靠在自己深蓝色的大床上,手里捧着一本红色封皮的书籍。

也许是看书的时间有些久了,她的眼睛有些发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