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石像鬼面具(1 / 3)

加入书签

刀剑声不绝于耳,不由得让人想到铁匠打铁。

久也慎远看着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决定做点什么帮助河源田直胜,毕竟他是跟自己站在一边的。

正当他准备魔术的时候,胜负却在瞬间分晓。

数次的交锋只为一次刃入肉身。

荒川望抓住了时机,刀锋上挑,猛地击开了河源田直胜的太刀。河源田直胜的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右手手中的太刀高高抬起,将整个躯干暴露在了荒川望的眼前。他抓住机会,手持楔丸横着拉开了河源田直胜的腰腹。

然而就在楔丸划过腹部的那一瞬间,荒川望听到了河源田直胜的呢喃,如果此时他的眼睛盯着河源田直胜的脸,那么他就会察觉到河源田直胜眼中并没有绝望,而是充满了对于胜利的决心。

“作为武士,苇名流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使用,你知道苇名流的奥义是什么吗那就是不顾一切……取得胜利!”河源田直胜的声音寒冷。

同时红色的“危”字在荒川望头顶浮现。

河源田直胜的左手拿着一把倒勾,对着荒川望背后的心脏处插下。

这才是他准备的杀招,凭着宽大的身躯迫使对手近身,然后刺穿心脏!

“没错,苇名流的奥义就是不择手段取得胜利啊!”荒川望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狡黠的笑容。

在楔丸完全拉出的一瞬间,他猛地从腰间抽出银色舞者,三枪呈“品”字型完全摧毁了河源田直胜的心脏,最后一枪点头,在他的额心留下了鲜红的一个小圆点。

河源田直胜高举的左手失去了力量,尖锐的倒钩被荒川望低头躲过,身躯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这才是真正的防不胜防,真正的杀招一定是要在对方意想不到的时候出手,才会发挥最大的效果。

荒川望掂了掂银色舞者的重量,里面应该还剩两发子弹左右。

久也慎远察觉到不妙了,那个男人被杀了,而那个快递员很明显是冲着石像鬼面具来的,他得赶紧逃跑!

他咏唱着,正准备使用魔术,但是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他,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跑你往哪儿跑”银色舞者的枪口对着久也慎远的脚。

正如河源田直胜所说,他死了,那么久也慎远是跑不掉的,荒川望提着楔丸一步步逼近,宛如死神提着镰刀走来。

“等等、你要面具对吧”久也慎远说,“给你,放我走。”

他隔着雨幕远远地将石像鬼面具扔给荒川望。

“我只是负责拿东西的人,跟这件事情没有太多关联。”久也慎远装傻,“这是什么珍贵的文物吗看起来很古老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