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年幼的弦一郎(1 / 3)

加入书签

一心不动声色地看向荒川望。

“我只是想声东击西,谁知道那个不起眼的帐篷是他们粮库”荒川望耸肩。

“你笨蛋吗”山内典膳对德川信仁说道,“你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手中了,我们大可以把你当众斩首,然后再去剿杀那些赤备军!”

“这我当然知道,”德川信仁尽量扬起自己的头,“可我总得试一试,不然就完全没机会了不是么”

“什么机会”

“让我手下活命的机会。”德川信仁说道。

荒川望默默地退到了角落蹲着,完全进入了看戏模式。

昔日攻占苇名的内府军如今沦为阶下囚,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这个时候手边要是有冰阔落和爆米花就更完美了!

他很想看看,剑圣苇名一心面对这般情形,到底会怎么做。

是选择赶尽杀绝,还是放虎归山

众人都看着一心,等待着他的回答。

擦拭得明亮的刀锋缓缓入鞘,一心反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用酒湿润了嘴唇:“传出消息,正午时分,将于苇名城城邑斩下内府家臣——德川信仁的头颅……”

尽管脖子快被压断,但德川信仁努力地抬着头,死死地看着苇名一心,那个眼神不是在期待什么,而是在催促苇名一心尽快做下决定!!

“……然后,给那些赤备军指一条能够快速出去的道路。”

苇名一心说完,德川信仁终于低下了头,这下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一直抬着头……很累的啊。

一心下令后,德川信仁被两名兵卒拖出去,带入了牢狱。

而武士大将们则议论纷纷,多数都对一心的决定表示质疑。

他们都在劝说让苇名一心赶尽杀绝,放虎归山,留下后患是大忌。

当然,他们敢于直接劝告一心,也是因为熟知一心的性格,毕竟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至少在表面上,没有主上与臣子的那一套。

“有什么关系呢”苇名一心把玩着已空的酒杯,“放虎归山那他们也得是老虎才行,让这些人回去,好好地挫一下内府的锐气,这下他们才会知道,只要我苇名一心还活着,那么苇名就是牢不可破的,他们休想再从我们这里夺走土地。”

此言一出,武士大将们才稍稍安静下来,胜利带来的喜悦和信心再次缠绕心头。

的确,放一些人回去,给内府一个信号,能够让他们安分一点。

不然的话,内府那边很有可能再次派兵试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