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惊现不死斩(1 / 3)

加入书签

次日。

傍晚时分,夕阳坠入城市的天际线,高天原的街头走过形色的人们。

皮肤涂成黑色,但却穿着白色松糕鞋的女孩从大街上走过,形成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而河源田直胜对此表示理解不能。

在他的印象中,就算是赤鬼也没有这么黑的。

再说了,把皮肤涂成黑色真的好看吗

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河源田直胜决定只管走自己的道路,不再去看那些黑皮肤的女人。

其实在战国时代,无论是艺伎还是其他,当时的女人们通常会在脸上涂上白粉,并将牙齿涂成黑色,那时的审美观是这样的。所以河源田直胜这些街头辣妹表示不能理解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的审美观念还停留在战国末年。

杏园春小姑娘乖乖地跟在河源田直胜的后面。

虽然身后跟个小屁孩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可河源田直胜并不知道上小学是什么,所以只好一直把她带在身边,而杏园春也没有提起这件事,自从母亲死后,她就对这个从混混手中救了她的男人感到十分依恋,也许是把他当成了家人吧。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杏园春已经不再那么沉默寡言了。

她渐渐地从失去了母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变得像是正常的小孩,虽然大多数时候很乖巧,但她有时候也会向河源田直胜撒娇,直到他买回她想吃的零食或者玩具。

由于早年父亲的消失,杏园春很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东西终究都会有消散的那天。无论是物质还是生命,甚至于爱,都会消失不见。

妈妈已经不在了,但她人生的路还很长,无论如何都得走下去。

而河源田直胜的出现则拯救了她,让她幼小的心灵有所依靠。

不过她心中也有些隐隐的不安,因为前段时间她偷听了河源田直胜跟山内典膳的对话。

虽然不是很懂,但她知道,那恐怕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看着街角的一家咖啡店。

“饿了吗”河源田直胜低头看向杏园春。

而小小的女孩则是默默地点头,这时她肚子恰好发出了“咕噜”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