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逃走(2 / 3)

加入书签

针一般的苦无,上面带着剧烈的致幻素,严重者甚至会看到极为恐怖的幻想,从而自杀。

本来他还想着如果能让荒川望用不死斩自刎就好了,如今看来也仅仅是个幻想罢了。

他清楚的知道,不死斩并非常人所能拔出,既然荒川望拔出了炊……那就明他是绝对的不死之!

夜风拂过,当远方博物馆的灯光亮起的时候,强烈的灯光使得河源田直胜微微眯眼。

而就是这个瞬间,荒川望抬手就是三枪,呈品字型打在河源田直胜的心脏上。

在快速拔枪的同时,荒川望的形极速前进,不死斩向前横扫,试图斩下河源田直胜的头颅!

而在这几秒内,河源田直胜的行动能力变弱了,几乎挪不开步子。

这是必然的,心脏被摧毁的同时,血液不能充足地被供应到体的各个部位,带来的就是行动能力的下降。

河源田直胜面对这必杀的一斩,他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挥动着手里的太刀挥舞了过去。

不是防御,而是进攻。

在这种极端劣势的况下,他选择了主动进攻。

“叮!”

刀刃被弹开,他的防御不足以抵挡荒川望的进攻。

但却为他争取到了一到两秒钟的宝贵时间。

在这两秒内,他的心脏已然被修复,为体输送着血液,也让他重新掌握了体的主动权。

这便是多年来战斗的经验和对自己体的掌控。

河源田直胜知道自己恢复需要这么一点时间,所以他才选择了主动进攻。

要是刚才横刀进行防御,那么在被弹刀的同时他没有还手之力,而荒川望还能用手枪继续朝他击,持续虚弱他,不让他的心脏复原。

而进攻的话,会让荒川望也有所顾忌,在弹刀的同时不会选择贸然进攻。

战斗就是这样,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个的错误,也许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轮攻势下来,河源田直胜守住了荒川望的进攻。

被对手的枪击中这种把戏,他已经中过两次了,也就是没有第三次了。

可荒川望只是用手指抹了抹左边的脸颊。

脸部传来酥麻的感觉。

河源田直胜感到温的液体从脸颊上流了下来。

他用手指一抹,才发现手指上面全都是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