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放水(1 / 3)

加入书签

早在河源田直胜扒在车底时,荒川望就已经上了火车,等着他从底下出来。

的确,在河源田直胜看来这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荒川望的勾绳给他提供了发挥的空间。

一列电车速度再快,它的长度也足够荒川望勾住车顶了。

夜风在耳边呼啸,那只仅仅攀住车顶边沿的手松开了,掉落在轨道之上,随之飘扬的还有一条白色的头巾,那本是河源田直胜头上用来遮盖武士头型的东西。

河源田直胜冷冷地看着荒川望,他现在只剩下一只手臂了,只够让他抓住车顶边沿,对荒川望完全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即使他是不死之身,松开手让自己被卷入电车底下,但荒川望也可以跟着跳下来,用不死斩真正地将他杀死。

这是一个死局,没有解。

但河源田直胜心里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荒川望本可以不用砍断自己手臂的。

若是真想要了自己的命,他大可以在自己露出头颅的一瞬间用不死斩了解自己的生命。

“告诉我,仪式的地点在哪里”荒川望冷冷地盯着这个秃头的武士,“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河源田直胜只是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话:“有死之荣,无生之辱。”

对此荒川望并不感到意外。这些武士都是一根筋的人,认定了什么就不会改变。

就像对于他们的国家,即使一度失去,也要磨砺刀锋将其夺回,不惜一切代价。

要想从这种人的嘴里问出情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荒川望本就没有对这种盘问方式抱有什么希望,他连审讯手段都没准备。

本来是准备悄悄跟着河源田直胜的,不过后面想了想,他很有可能跑去其他地方疗伤,荒川望就打消了这个主意,所以才会故意在车顶等待河源田直胜。

他不动声色地移动了一下右脚,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着一个稍微错开的姿态。

这是一个绝对致命的破绽,因为本就已经侧身,要是突然被攻击,那么躲过的概率就更小了。

河源田直胜也发现了荒川望的站位问题,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荒川望是故意的。

右手的断口处,手臂正在重新生长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