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昏睡饼干(1 / 2)

加入书签

跟秋夜打过招呼后,荒川望再次来到了杏园春原本的家。

根据杏园春的回忆,他来到了主卧,在床底下找到了某个用衣服包裹着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衣服,让被包裹着的东西显露出来。

那是一截断裂的武器,一把断裂的枪,只剩下了枪头前段部分。

“这是……刑部的断角”荒川望一愣。

在看到它的第一面他就判断出了这东西的来历。

这是鬼庭刑部雅孝持有的明枪——一本角。

此枪不仅十分锋利,而且在抽回刀刃之时还可将敌人拉进,枪头之下的倒角甚至能够剥下对方的铠甲!

然而此等利枪却在盗国之战中被斩断,此后就一直在苇名主城外的值班房内吃灰来着,毕竟苇名一心后来把田村的十文字枪送给了鬼庭刑部雅孝,自然也就用不上断枪了。

但鬼庭刑部雅孝用不上,不代表荒川望用不上。

这可是一件珍贵的忍义具啊!

一张纸人飘出……自从在永真的墓前找到了纸人漂流,再加上忍者之恶业的常时效果加持,荒川望就再也不用担心纸人不够的事情了。

还是熟悉的流程,一本角融入纸人之中,荒川望得到了一件新的忍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河源田直胜会有这玩意儿,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再仔细搜寻了一番,荒川望发现了很多零食还有外卖盒子,他甚至能够想象河源田直胜在杏园春的帮助下叫外卖的场景。

油液从垃圾桶边缘滴了下来,厨房的洗涤池里还有很多碗没有洗。屋内还是比较干净的,只是有些杂乱,他看得出来房间还是有在定期打扫,但也只是定期而已,而且打扫卫生的这个人并不怎么擅长打扫卫生。

“死者就在黄泉呆着就好了,那么拼干什么呢。”荒川望轻声细语地说。

毕竟在苇名生活过几天,对于各个将士的脾气和性情也有少许的了解。

如果不是敌人,荒川望会很乐意与河源田直胜等人喝上一杯的。

好不容易重生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享受一次人生呢

不过他也能理解,毕竟看苇名众们野心勃勃的样子就知道黄泉里没有可没有孟婆在卖孟婆汤,又或者是这里是日本,不在孟婆的营业范围内,所以这帮武士的脑子里全都是苇名。

但换位思考一下,荒川望觉得如果自己死前有什么极其不甘心的事情,那么重生之后也会第一时间去做这个事情的。就好比他还是白客的时候,如果没有把少爷他们都杀掉就死去了,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成为他永远的遗憾。

苇名众为苇名而生,也为苇名而死。

在苇名被攻陷前的那段时间前所有人都有机会活下来,毕竟要保命的话就太简单了,只需要悄悄通过暗道从那片芦苇原走人就可以了。

但是没有人走,几乎所有的苇名将士们全部死在了内府军的刀下,而为了守护苇名不惜使用变若渣和不死斩的弦一郎最后也怀着最后一点希望死去,他使用“开门”从黄泉中召唤出了全盛时期的苇名一心,希望一心能够带领将士们通过龙胤之力来让苇名的长夜破晓……

然而就连这点最后的希望都被狼给剥夺了,怎么叫弦一郎不生出无边无际的遗恨

所以荒川望知道,要想阻止这一切,就必须杀死苇名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