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电车上的来客(2 / 2)

加入书签

“玩够了”荒川望摇摇头,“我建议你去新宿等地方再玩玩,我得回家吃饭,此外你应该去找别人,你选错人了。”

“家”男人一愣,随即笑了笑,“不不不,想想看,你真的有家吗你的家,到底是谁的家”

“你是谁”荒川望开门见山地问。

“我是一个没有份的人,或者……被夺走了份的人。”那人笑笑,“你问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我的一切都被夺走了,就连名字也被夺走了,像个影子一样活到现在。”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取一个,就叫未昏先由子怎么样”荒川望插科打诨,“这个名字我觉得适合你的。”

“我不想要新的名字……”那人缓缓起,森地笑了,“我只想夺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就在这时,车厢里的灯灭了,暗笼罩了四周,荒川望眼角一抽,并不惊慌。

凭借夜眼,他仍旧能够捕捉到对方的影。

但下一刻,站在原来位置的人影不见了。

荒川望不假思索地暴起,左手的不死斩挥舞成一个圆,而右手的楔丸向上刺击。

那人在车厢里的顶部爬行,荒川望这下阻断了他攻向前方的路,不死斩就像绞机一样旋转着,任何踏进领域的人都会被绞成碎!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男人一改之前的沉着,兴奋地叫喊了起来,“就这么杀了你太无趣了!让我们来找些乐子吧!!”

荒川望一愣,因为男人做出的事超乎了他的预料,他竟然迎着不死斩的刀锋冲了过来。

就连拥有起死回生之力的苇名众们都对不死斩忌惮万分,面前这个男人是纯粹的不知道么

男人在奔袭的途中掷出了匕首,荒川望瞳孔一缩,用楔丸横着切割,直接将匕首从刀柄处斩断。

他十分惊讶于这次进攻,倒不是因为男饶投掷又快又准,而是因为他投掷的方法。

他曾在数个黑夜中数次观摩狼的记忆,对于观察别饶出招方式和解析已经有了一自己的方法。

男人投掷刀的方法很特殊,手腕自内向外伸展,同时松开无名指与食指之间的刀龋

男人从后腰中抽出匕首,再次连续投掷,匕首高速旋转,神似手里剑车。

荒川望突然想起来了,这是“打水漂”时扔片石的投掷方法,这种方法其实并不算特殊,乡村的孩子特别擅长打水漂,他之所以会对这个感到惊奇,是因为在摩轮的那次,也有个带着半边面具的人以这种方式投掷了“楔丸”,才救了摩轮上面所有饶命。

“你是摩轮的……”荒川望弹开匕首,话还没完,男人近在咫尺。

他的确突破了不死斩的旋转,原本在这种车厢中,以不死斩的长度挥舞起来,完全可以形成一道坚实的防线。

但无论什么防御都有其破绽,男人在高速挥舞的刀刃中,完美地找到了切入点,而且时机也同样完美。

打个比方,就像你的面前是一个正在运转的榨汁机,你想要拿到榨汁机底部的某个东西,就只能关掉开关,或者在锋利的扇叶高速旋转之时找到某个间隙高速伸手拿到你想要的。

但后者的方法几乎是不可能的,家用榨汁机旋转起来的速度是每分钟一到两万转,就算按照每分钟一万转的速度,每秒钟也会转一百多下,在如此高速的转动中想要找到间隙,除非有停止时间的能力,否则根本无法突破。

荒川望挥舞不死斩的速度当然不可能有榨汁机那么快,不过绝对算得上凶猛,至少将突进的人绞成几团尸块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这个男人,轻易地就突破了他的防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