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激战(2 / 3)

加入书签

而在它利爪探入水面的那一刹那,它就已经转俯冲为升仰,随机松开爪子,利用惯把枭带往更远的地方。

枭从而降,宛如神兵,他双手握住野太刀,一记霸道的竖劈而下。

荒川望没有朝左或是朝右闪避,而是径直往前踏步。

他打算接下这刀,但不可能去接住刀刃前段的部分,因为那样他需要承受的力量会大很多。

虽然体内的灰雾被去除,但荒川望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换句话,他此刻的躯干仍旧不及枭。

要是真从前段接下了这刀,接下来的战斗会变得极为艰难。

所以他选择向前垫步,既能不用承受太大的冲击力,又能借此近枭的。

“子,只有一条手还这么猖狂吗!”

带有血锈的野太刀与不死斩撞出大片的火花,荒川望单手握刀,以拜泪为支点,一记仙峰脚劈向枭的头颅。

枭瞳孔一缩,额头那道疤痕随之扭曲,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子居然会仙峰寺的拳法,怪不得有近的自信。

他低头,以与脊椎近乎垂直的角度躲过了这刁钻的一脚。

要是被踢中,不眼珠崩落,头骨碎裂是不成问题的。

还是那句话,虽然不会死,但头骨的碎片一旦刺入大脑影响神志,对接下来的战斗也是毁灭的打击。

荒川望眼看没有得手,啊不,是得脚,再度拉开与枭之间的距离。

这也得益于寄鹰斩反向回旋的法,不然他是无法如此迅速撤离的。

“苇名流剑法……寄鹰众招式……子深藏不露呐!”枭笑了,笑得很狠。

字在荒川望的头上出现。

他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炙,还有那湖面映出的红色光芒。

没错,那只猫头鹰浑带着火焰,以“凤凰”的姿态朝着荒川望的后袭来。

与此同时,枭发动了致命的斩击,横扫,跳跃,宛如死神的舞蹈,那湖边垂落的樱花花瓣仅仅只是接触到了那股剑气,就直接被斩成两半。

荒川望没有丝毫慌乱,战斗中切忌的就是慌乱。

纸人从手心中消失,他蹲下,一张伞状的铁器延伸张开。

在枭与猫头鹰的联手攻击之下,荒川望猛地转动机关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