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激战(1 / 3)

加入书签

荒川望的握刀的右手随之麻痹,因为枭竟然在指间夹了类似毒针一般的东西。

不过幸运的是他自带抗毒性,只要不是太过猛烈的毒,几乎影响不到他。

如此看来手臂的麻痹可能不是因为毒素而引起的,或者说那针上涂的东西并非毒。

枭并未来得及擒住荒川望的另一只手,因为他的刀已经砍向了荒川望的头颅。

而荒川望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在枭妄图将他的头颅斩下之时,他的左手爆发出滚烫的烈焰,顷刻间覆盖了枭。

枭体毛干燥且杂多,吹火筒的火焰覆盖他的瞬间,就像是秋天的稻草遇见了火苗,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无奈之下,枭只能跳入水中。

虽然能够死而复生,但是火焰燃烧起来,会使衣物与皮肤粘连在一起,逐渐灼烧肌肉,甚至会烧焦骨头。

他不怕疼痛,但是行动能力受损在战斗中绝对是一件相当致命的事情。

就好比把斗牛场里的牛换成笨重的树懒,即使把树懒的力量提高一千倍,体型提升二十倍,能够轻易捏碎金刚石,它也无法战胜一个普通的斗牛士。因为行动速度的原因,在斗牛士高速奔跑围绕着它放血的同时,它可能还在举起爪子,等到爪子落地了,它也差不多该因为流血而死了。

不过枭在这个时刻仍旧紧抓着荒川望,将他一齐拖入水中。

在水下吹火筒虽然完全失去了效用,不过荒川望也因此挣脱了枭的束缚,朝着岸边甩出勾绳,飞身而出。

他灌下一口伤药葫芦,顺便磕了一颗钢躯糖,随后拔出了不死斩与楔丸,但是他想了一秒,随即就把楔丸塞回了刀鞘中。

虽然对付枭这种体型庞大的敌人还是双刀流比较合适,不过他收刀也有自己的理由。

这次握刀的手换成了左手,由于使用过双刀流,所以左手握刀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太过陌生。

荒川望等待着枭冲上来的那一刻,能够用不死斩给予他致命一击固然是最好。

不过由于对手是那个狡猾多端的枭,他并未对此抱有太大期望。

守着水面,更多的是为了防止枭突然暴起,甩出什么致命的暗器。

但过了好几秒,水下都没动静。

荒川望正想抓住机会往后撤,却不想湖面略过一个残影,速度之快即便是以“夜眼”也难以看清。

那正是枭的忍兽,或者说忍义具——“雾霭鸦”。

那只老猫头鹰以俯冲之势而下,但目标却不是荒川望,而是水下的枭。

黄色的利爪探入水面不过十分之一秒,这只年迈的猫头鹰居然抓着枭的后领冲出了水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