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补上昨天的一章,今晚还有两章,三章也说不定……)(1 / 3)

加入书签

黑色的鲜血不断地从胸口流出,时不时还会飚出来。

枭捂着胸口,尽量让血流失得慢一些。不死斩洞穿了他的心脏,他无法复生了,但他想知道为什么。

“很惊讶是不是”荒川望稳当落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其实我的右手能动。你那点毒对我来说不起作用,我只是将计就计罢了。”

“狡猾的崽子……干得漂亮……”枭叹息一声,按压住胸口的大手却没有放松。

他想知道自己为何会落败,不然会死不瞑目的。

作为一介乡下忍者,虽说死亡对他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过对付一个毛头小子落败被杀还不知道原因,这对他来说算得上是一种耻辱。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之前的战斗,荒川望一直都在示弱。

不,也不算是示弱。枭很清楚两者的躯干差距还是有的。

如果真的正面对决的话,就算荒川望使用两只手,双刀流,最后也难免一个落败的下场。战斗就是这样,只要一方不倒下,那么就必须一直挥刀,直到一方倒下为止。而身受一心剑伤的荒川望显然没有一直挥刀的资本,真拼起刀来可能中途就倒下了。

所以荒川望采取了示弱和闪打的方法,来引诱枭卖出破绽。

枭虽然无比谨慎,可惜还是在最后关头上了当,他以为荒川望的右臂的确不能使用了,再加上森林那边的妖魔快被清剿干净,留给他的时间不多,所以在实行对空忍杀的时候就没有注意荒川望的右手,所以才导致了他的落败。

而荒川望的心里也有些感慨。

因为枭不知道自己的右臂还能够使用这一信息差被自己充分利用了起来,最后演变成了杀死枭的武器……情报是何等重要啊!

“所以你当时收起不死斩……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枭静静地看着荒川望,感受着生命力随着胸口流逝的奇妙感觉。

“嗯,不过我倒想知道……作为背叛了苇名国的忍者,你为何要还要效忠弦一郎”荒川望说,“因为他赐予了你这种死而复生的能力”

“呵……我并非效忠与他,反倒是他有求于我,才把我从黄泉中召唤回来。”枭说,“与其说是效忠,不如说我跟弦一郎之间是合作关系。”

“合作”荒川望有些好奇,枭想要什么

弦一郎除了不死外,还能给他什么

“跟弦一郎合作,他重兴苇名,而我,则依靠这股不死的力量,一统天下!”

荒川望沉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