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参见!苇名一心!(1 / 3)

加入书签

虽然弦一郎变强了,但荒川望提升得更多。

他与狼进行了一场死斗并取得了胜利,无论是武艺还是意志都得到了磨炼,在加上狼的战斗记忆,他已经将弦一郎整个人完全看穿了,无论是招式还是进攻的路数。

既然对手的招数悉数得知,那么荒川望所要做的无非就像刚才那样,见招拆招,然后抓住对手的破绽,将其忍杀!

弦一郎捂着喉咙踉踉跄跄地后退,最终驻剑单膝跪下。

“结果到最后……我还是无能为力……”他咳出一口鲜血,发出嘶哑的声音,他的声带已经破损了。

“无论是向巴老师学习驭雷之术,还是跟鬼刑部学习战法……都无法改变苇名的结局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练习终究是个笑话,苍天不公啊,无论有多么艰苦,我都不在乎,可为什么偏偏要在我羽翼尚未丰满的时候,让苇名遭受灭顶之灾!”弦一郎不甘地嘶吼着,暴雨打在他的脸上,同时也砸碎了他的心。

荒川望沉默着,弦一郎所说的话的确是事实,以他的勤奋程度,若是再给他十年时间,或许他真的能够继承一心“剑圣”的称号,苇名国说不定会留存下去,甚至有几率会在当代的历史教科书之中。

只是那时的一心已经垂垂老矣,护不了苇名十年时间,因为内府最为忌惮的人不是苇名,而是剑圣一心。

内府的孤影众也不会等十年时间,自只狼时间线开始,始龙泉参拜之年,义父枭勾结山贼,私通内府,导致苇名外围的平田家陷落,相当于攻破了苇名的一道防御,从那个时候进攻苇名的计划就已经开始执行了。

“但我要延续苇名的命脉,绝不容许你践踏这一切!”弦一郎缓缓站起,“我还有恩情未报,我要重塑苇名!”

“你不会有机会的。”

荒川望瞬间冲刺过去,想在弦一郎试图“自刎”召唤一心之前将其击杀掉!

拜泪突破雨幕,猛地刺出,宛如鲸鱼突破海面。

“什么!”荒川望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让他不敢置信,因为他没有刺中弦一郎,而仅仅是刺中了弦一郎的左耳。

不可能……荒川望十分清楚,拜泪的力量正让弦一郎的生命快速流逝,他根本就不可能有躲避的力气了!

“怎么了”弦一郎缓缓举起不死斩,“可不是我偏头躲过了你的一击,而是你……刺歪了。”

荒川望心神剧震,毫无疑问,他此刻非常想杀了弦一郎,想到不得了,一想到有那么多驱魔人惨死于妖魔之手,一想到秋雪可能出事,他就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始作俑者碎尸万段。

但某种欲望,某种大脑深处如同藤蔓般延伸出来的欲望阻止了他,束缚了他的四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