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价值的证明(1 / 3)

加入书签

“我说,rider,不要玩啦!”

“怎么,那家什锦烧不是挺和你心意的嘛”征服王说道。

“什么什锦烧分明就是你在街机厅里玩了一天的fgo游戏吧”

次日的傍晚,rider实体化后大大方方地走在街上,穿着白色的上面还印着“大战略”的t恤。

时间已经过了七点,他们走过繁华的商业街,来到居民区附近,一高一矮的两人走在上行的坂道上,准备回家休息。

“你就不担心archer吗,非要跑出来玩!”韦伯一边走一边生气地训斥自己的从者,“这个英雄王可是弓阶,即便在御主消失之后也能存活好几天啊!其他御主都找个洞钻进去藏着了,就我们俩还大摇大摆地逛街。”

“哈哈哈哈哈!”征服王爽朗地笑了起来,“我就是在等archer啊!他不现身的话我才会感到失望!”

“啊”韦伯傻了,“什么意思”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啪”地一下拍了韦伯的脑袋。

“小子,你很快就会知道意思了。”

“什么啊”韦伯吃痛地捂着额头,“现在就给我说清楚啊!”

“小子,你见过英雄王几面,觉得他是怎样的人”

“这个嘛……一个偏执的精神病!”

“呵,在你眼里或许是这样,但你要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伊斯坎达尔说道,“他的言行举止透露着‘霸道’,那是一位王者,一位暴君才会拥有的气质。”

“嗯……所以呢”韦伯说。

“我就简单明了地说吧,小子。”征服王突然停下了脚步,笔直地盯着前方,“你觉得只靠躲起来,就能让这种暴君善罢甘休吗”

“他又没办法找到我们!”

韦伯这时还没有注意到伊斯坎达尔的异样。

“的确,archer职介的英灵不像assass那样敏锐,但是……对于一位暴君而言,想要逼出我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清脆而寂谬的掌声。

“说的好,杂种,看来你还是挺明事理的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