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救人这事我在行(1 / 4)

加入书签

上街,沈牧兜里还有卖药水的五十万,心里底气足,上来就往之前不敢去的店面走。

看了几家都不满意,最后进了家没名字的小店定制。

小店虽小,但价格不便宜,光薛浓的定金就5000,又给爱莎拿了两套常服,一套旗袍。

沈牧自己不大讲究这些,想开口问问有没有运动服,看了眼眼前这个老裁缝,估计是没有,索性不买了。

又约定好,下星期来拿衣服。

出了店面,阿派说要去买皮肤,有了钢化膜,怎么也得要几个外壳才能配得上。

东西都买齐了,又逛了一会,带他们吃了顿自助,看时间差不多,就回酒馆了。

到了门口,周责穿着病号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回去之后,周责内心的烦闷又爆发出来,好容易到晚上,眼巴巴的从医院跑出来。

沈牧开门:“您这么早阿”

心底犯嘀咕,这人怎么了我调的酒有那么好喝么

周责笑着点头,也不搭话,似乎等不及了。

门一打开,等沈牧他们都进入,周责便迫不及待的迈步跟上。

刚一进门,周责一下就放松下来,慢慢踱着上卡座了。

沈牧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七点。

周责还是点了杯金汤力,在卡座上慢悠悠的喝着。

让阿派放着歌,沈牧在吧台等薛浓,爱莎静静的在沙发上撸猫。

小火似乎有点不对劲,一个劲的想从爱莎怀里跳出去。

爱莎安抚了一阵,还是闹,没办法只能放它下去。

小火从爱莎怀里出去,径直往周责的方向跑去,跳上桌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责。

周责正眯着眼养神,感觉有点奇怪,睁眼就看见眼前有只大橘猫。

还没等周责反应过来,就感觉胃部一阵痉挛,眼前一黑摊在了沙发上,喘不上气,想呼救,却只能发出“嗬…咳……”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