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机少主(1 / 2)

加入书签

“诸位道友,古有大贤龙场论道,而我这小院虽简陋了些,但诸位既然能在那秋季试炼中拔得头筹,想来也都是人中龙凤。今日咱们也来效仿先贤之辈,在这小小庭院中,围而论道一番,他日,说不得也是一段佳话啊!诸位意下如何”这少门主一边说着,一边抬手邀请在场众人回到了那些蒲团之前。

他当先一步,盘坐了下来,顿时就见方才那李欢所坐过的蒲团,竟然瞬间便化作了一片粉剂,飞散在空气中了。

众人一见,心中又是一惊。却都没有出声,而是各自坐回了蒲团之上。

“少门主,可否请教尊姓大名”那蔡录不知在想些什么,刚一落座,便猝然开口问道,颇有些失礼。

白衣少主闻言却是微微一笑,而后道:“哦!在下君神机,至于如何称呼在下大家随意便可,这些称呼,都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无需纠结于此。”

众人顿时看向了这白衣君神机。

方才那个木偶,可是也自称是君神机的!这又来一个君神机

可片刻后,众人才又渐渐的回过味来。这白衣君神机,方才那一番话,可是话里有话啊!“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无需纠结于此。”这句话,可是一语双光了啊!

“到是我着相了。”蔡录冲着这白衣君神机微微颔首,脸上露出些许明悟之色来。

“诸位请看,现在我们在座之人,六男,八女,男儿代表阳,女子代表阴,是以现在,便是阴盛而阳衰,而刚巧,这也正和了如今之天式。”这君神机眉头微蹙,额间忽然红芒一闪,一道鲜红的印记便忽然出现在他的眉心处。

那是一道似火焰又似月牙的印记,其形似有天宇奥秘蕴含其中,煞是好看又神秘非常。

这红色印记一出现,这君神机的身上,顿时便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气势散发了出来。秦歌从这君神机一出现,就一直在悄悄的打量着这个君神机,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君神机,十分危险,而此刻他那眉心上的红色印记一出现后,秦歌便越看越觉得惊心动魄。

“如今的天式君少主此话怎讲”陈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诸位,那凌云峰顶,有古之先贤曾与诸位透漏过什么,君某虽不得而知,却能感觉到其中阴阳乾坤皆动,想来这阴盛而阳衰的天式,也是源出于此吧!”君神机看了一眼陈彬,一边回答陈彬的话,一边又露出了一些犹豫不定之色。

陈彬见状,心中直打突突,于是干脆开口直接问了起来:“君少主,看着陈某,为何露出这般神色莫非陈某,也有什么劫难需要应上一应吗”

“是也,非也,是非之间也。陈道友莫怪,君某虽通天术,可毕竟未至大成,是以,不能尽算,也不可尽算,更不敢尽算。不过,君某却有一言相赠与道友。”君神机说话间,那眼中却忽然动了动。

在座众人都是修士,五感敏锐,顿时就都看到了这君神机,竟然生着一双重瞳!

还不等所有人因这一双重瞳而惊骇,便见这君神机薄唇轻启,而后竟然用一种空灵切又悠远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的说道:“顺天而为不若顺心而为,路不再脚下,而在心里。生亦何欢,死亦何求。得其所以,勿问因果。生者,盛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