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入局(1 / 2)

加入书签

“那个蒲团!”秦歌顿时心中一惊。

“可不是,从那个蒲团开始,这君神机,就开始做局了,那个蔡录心性最是不堪,第一个就中了招。君神机这个局,倒也不是什么伤人的东西,不过却会引诱人,让人逐渐的放松心神,降低戒心,而后一点点的将真我呈现出来,如此,他就可以看到你们最真实的样子,甚至可以以此来获得你们心中藏得最深的那些秘密!”天禄解释道。

“这么厉害”听天禄这么一说,秦歌才又细细的回忆了一番。

从这白衣君神机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那一刻起,每个点点滴滴都重新推敲了一遍。先是那蔡录颇有些失礼的贸然询问这君神机的名讳;而后是一向老成稳重的陈彬,在不明情况的时候就与这初次相见之人随意的攀谈;接下来是那于洋,竟然会直接丢了修士们云淡风轻、淡泊宁静的做派,似全然不管不顾同门之谊一般的公然幸灾乐祸了起来;更让秦歌越想越心惊的是,她自己明明一开始就全心全意的警惕着,却不想在不知不觉间,就忘了要低调要刻意的弱化自己的存在,而后冲动的说出了那么一些话了。

细思极恐。这样的手段,委实可怕的很啊!

“确实厉害啊!你看没看到,他那一双重瞳,那可是不得了,据说重瞳之人,寡情薄幸,因无情而得以窥尽世间事情,这样的人最是能跳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所以就能以旁观者清的角度,窥到一些常人不得而知的东西,这样能力,可以说是真正的天赋了。”傲娇如天禄,竟然也由衷的发出了这么一些感叹来。

秦歌和天禄这边暗自沟通着,那君神机似乎对此无所觉察,他听得秦歌方才那一袭话后,似心有所感一般,竟露出了些许明悟之色来。

“嗯,道友高见!”君神机微微点头,而后似乎是不经意的,目光扫了秦歌一眼。

那种被人死死盯着看的感觉,又一次席卷全身,秦歌倍感毛骨悚然。

“君少主,不知,这天式如此的话,我辈修士,当如何自处呢可有生门”就在这个档口,金三两忽然开口向这君神机发出了提问来。

“天禄!怎么办这金三两是不是也中招了这个君神机如此设计我们,到底是想做什么会不会有危险啊!”秦歌心有些乱,这类似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却并不美妙。总让她有种一人对上了这个神神秘秘的君神机的感觉,心里没底。

还不等天禄回到秦歌的话,就听那君神机开口了,依然是那种空灵悠远且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生者,盛也!我之能,有穷尽;天之能,无穷尽。是以不得以我之能而量天之能,是天命也。”

这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不断涌向秦歌的耳中,每一个字都一点点的分解成了许多的音阶,而每一个音阶又都似乎带着一种奇怪的冲击力,不断的向秦歌的识海冲了过去。在秦歌的识海中,那无常忽而化成了一把扇子,凭空飞舞了起来,翻转间,掀起层层波动,迎向了那一个个音阶。

两两相撞,于是相互抵消,归于虚无。

那君神机眉心处的红色印记顿时就像是要燃烧了一般,而后他眼中的那对重瞳又是一转,那灰白色的小一点的瞳孔,竟然就直接望向了秦歌。

秦歌顿时就感到脊背上冒起了森森寒意,而识海之外,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想要闯入进来看一看似的。

越是这样又诡异又危险的时候,秦歌越是牙咬坚持着抱元守一,静心静意。不去看眼前,不去担心什么,不感到迷茫,不想,不听,不闻,不问。忽然,秦歌竟然就这么渐渐的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里。

在秦歌的脑海深处,那卷心经的原文,竟然又一次默默的自动运转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