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段往事(五)(1 / 2)

加入书签

秦佑思前想后,觉得秦歌情急之下说出的那话,很可能不是假话。他怀疑,秦歌所说的买个“厉害的东西”,就极有可能是赵云娘留给秦歌的东西,并且秦佑更是越想越觉得,赵云娘留下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她的修炼功法;而即便不是功法,想必也是极好的法器才对;那赵云娘似乎是有很厉害的师门背景,她能留给女儿秦歌的东西,那就应该是极好的。

是以秦佑越想越是坐不住了,于是便将那养育秦歌的老仆妇招致进前,问她可知道秦歌所说的“很厉害的东西”。

要知道,赵云娘走时,秦歌还很小,根本就不记事,所以既然她此时说爹爹娘亲留了东西给她,想必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赵云娘偷偷将东西留给了这老仆妇,并要这老仆妇代为转交给秦歌。

一想到自己安排的人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隐瞒不报,还敢真的按照赵云娘的指示办事而没有将赵云娘留下的东西拿来交给自己,秦佑就怒火中烧,恨不能立刻就将这老仆妇千刀万剐了去。老仆妇的这种行为,分明就是背叛了啊!这就是在挑衅他的权威啊!在他秦佑的管制之下,竟然会有人敢不听命于他还背叛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是以秦佑觉得,此事绝不可以轻视,他必须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否则,有了其一,就难免会有其二,于是乎,越演越烈,最后他保不齐就会彻底失去了对家族中众人的威慑力。

可眼下,秦佑虽然心中已经怒浪滔天,但面上却没有立刻发作。赵云娘留的东西,他还没有弄到手里,为了稳妥起见,他还不能立刻就废了这老仆妇,免得万一这老仆妇悄悄将东西藏在了他们找不到的地方的话,岂不就再也得不到了

于是当秦佑见到了那个紧张的瑟瑟发抖的老仆妇时,秦佑便换上了一张灿烂的笑脸,而后十分亲切和蔼的将老仆妇引到下手坐好。接着,秦佑先是简单过问了一番秦歌的生活琐事,而后便将话头扯到了赵云娘留给秦歌的东西上来。

却不想,任由秦佑如何套话,这老仆妇却都好似不知是的其情是的。更可恶的是,当秦佑秦策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终于跟她挑明了要那东西时,这老仆妇竟然还是死鸭子嘴硬,半点不松口。

见这老仆妇直接是软硬不吃,秦佑便彻底的怒了。他是决计不相信这老仆妇的话的。

秦佑心中想的清楚明白。赵云娘走时,秦歌根本不记事,且赵云娘走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两点相结合起来,所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东西就只可能是赵云娘离家前留下的,并且就只可能是留给了这老仆妇的。

而那老仆妇确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她被安排去照顾秦歌时,心中多少也明白了家中掌权者实际上的意思。是以她也从不敢对这孩子太好了。只要给口饭吃,保证她不死,就算她完成任务了。是以若那赵云娘真的回来找她并委托她转交什么给那孩子的话,她是绝对不敢隐而不报、甚至还帮那赵云娘真的将东西偷偷给那孩子的啊!

可任由她此时如何下跪哀求,一再的解释,一再的说自己真的毫不知情。家主他们却都是半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老仆妇眼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她想自救,可却半点办法也没有。直到秦佑终于一怒之下,凌空一掌就将她轰飞了出去。这老仆妇才带着永恒的绝望目光,一点点的涣散了神识,彻底失去了生机。

可怜她到死也没能让秦佑几人心中,对她生出半分的信任来。

实际上,在秦歌四岁左右那年,赵云娘曾偷偷回来过一次,她避开了所有人,独自见了女儿秦歌。

母女二人时隔三四年后才有再次相见,赵云娘原以为女儿肯定不认识自己了,却不想,到底是血浓于水的,是以当她偷偷出现在小小女娃儿的面前时,迎来了不是陌生的目光或者排斥拒绝的话语,而且一汪委屈的泪水。

当她将女儿抱在怀中的刹那。两人便都哭成了泪人。

母女间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哪里能作假。是以当时那小小的女孩根本无需赵云娘多言,就唤了她一声“娘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