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1 / 2)

加入书签

“前……前辈,您认识舒少主”秦歌听着秦谷珏的话中之意,不难看出他似乎和舒玉白很是熟稔似的。

“哼,那个臭小子,可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了。”秦谷珏没好气的笑道,可随即就脸一沉道:“哼,明明是老夫在问你,怎么反倒成了我回答你的问题了你莫要再套我的话,你给我好好说,你又是如何认识他的这幻影面具,他又怎么会给了你”

实际上秦歌本意也不是要套他的话,而是话赶话就说到了这里,却没想到,竟然就让秦谷珏误会了。不过她也觉得没必要解释什么,只回答秦谷珏的问题:“回前辈的话,此次我们乾元大陆秋季试炼,舒少主也带着荒天殿的人来参与了,我们便是在那涂天古界中遇到的。至于这幻影面具吗,我一时好奇,便多问了一句,舒少主刚好还有一件,便赠与了我。”

秦歌言简意赅,绝不过多描述任何,以至于这一番讲述又简短,又干涩无趣。于是便搞得秦谷珏一脸的不爽。

那瞬间垮下来的脸,仿佛就在说:我都准备好了瓜子花生酒水坐等听故事了,你却只给我听这个

故事没听成因而心情很不爽的秦谷珏,于是就冷下了脸来:“丫头,敷衍老夫,可不好玩啊。”

秦歌一阵无奈。她实在不擅长长篇大论的讲故事,更何况是那么冗长的一个故事。

但这秦谷珏明显不好打发,于是乎,秦歌只好长谈一声,而后以“此事说来话长”为开端,将经过尽量详细的讲述了一番。

就在秦歌跟秦谷珏做着汇报的同时,上宾一号包厢里,也有一人在做着汇报。

“少主,秦前辈跑去那上宾七号包间了。”说话之人身穿一袭镶金色暗纹黑衣,样貌虽不出众,但那通身的凌厉之意,却让人过目难忘。

但便是如此一个颇具威势之人,此时竟然也是垂手而立,静候着面前座上之人的示下。

此人不是别人,却正是那荒天殿的祝岩祝队长。

而他面前座上之人,一袭黑色华服,长发高束,玉冠横顶,再看那一双直教人沉沦的灰蓝色双瞳,不是那荒天殿少主舒玉白,又是谁。

只见他听得这祝岩的呈禀后,就展颜一笑,继而道:“哦那秦老头子,又是发的什么疯”

旋即,他思付片刻后,竟站起身来,径直向门外走了去,边走则边道:“祝队长,走吧,咱们也去看看。那秦老头虽然疯了些,可到底我欠他的,所以么,他的东西被人家截了去,想必他是不甘心的,既然要去找场子,咱们遇上了,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呢”

“是。”祝岩绝不多话,应声后就跟在舒玉白身后,一路就到了这上宾七号包厢的门口。

金三两和殷昊正侯在这七号包厢之外,此时见一行九个黑衣人快步走了过来,顿时就吸引了他们二人的目光。

而金三两这眼神和记性都是不赖,远远的就将祝岩和另外的一两人给认了出来。

再一看他们这一行领头之人的那模样气度,金三两顿时便心下了然。

正要开口打招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