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血洗秦门(十三)(1 / 2)

加入书签

“哦呵呵,宝物”秦谷珏一听就是一乐,他不急着收拾眼前这不自量力的小蝼蚁,反正任凭他再折腾,也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于是秦谷珏玩性大发,当即就决定,戏耍这小蝼蚁一番再说,反正都是他乖徒弟的仇家,戏耍一番,叫他不得好过,也是给他乖徒弟报仇解恨的一种高能手段啊!

“拿来看看再说。”秦谷珏眼皮子一翻,轻飘飘的就说了一句。

可这一句落到秦策耳中,就真是叫他猛地感到了绝处逢生之惊喜了。

真的可以!他猜到没错!什么师傅,明明就是换来的!哈哈哈,他有活路了,有活路了!

秦策心中狂喜,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激动之色,他忙不迭的点头,道:“前辈,是登仙铜牌,就是方才那秦歌手中所拿的东西,登仙铜牌是一对,她手中只有一只,而另一只,在我这里,前辈,我愿意双手奉上,只求前辈救我一命!”

“登仙铜牌”秦谷珏眉头一挑,略正了正色,道:“你若当真拿得出另外一只,我便答应你,从秦歌手下,保你一命。”

秦策一听,仿佛喜从天降。前辈高人亲口允诺保他一命,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顿时,秦策便从身上取出了另一块登仙铜牌来。

此前秦佑和秦策在听到秦歌跟他们讨要另外一只登仙铜牌时,秦佑便悄悄将一直藏在他身上的登仙铜牌转移到了秦策身上。

秦佑冲上去和秦歌开始拼命时,更是悄悄嘱咐了秦策,让他将这铜牌速速拿去藏好。

秦佑对上宾七号包厢中的人屡次针对他们的事耿耿于怀,此时知道是秦歌从中作梗,他更是死也不愿将这铜牌拿出来给她了。他就是要叫秦歌永远找不到另外一块铜牌,他就是要叫她永远不能如愿,如此方才解恨。

可惜秦佑没想到,一直以来和他形影不离几乎穿一条裤子的秦策,会在这个时候,和他生出了异心来。

秦谷珏一看,就见这小蝼蚁手中还真是拿了一块登仙铜牌,于是就虚抓一把,将这铜牌拿到了手中。

秦谷珏早就研究过秦歌的那块铜牌,自然就看出,这一块,和那块是真的一模一样,并不是假货。

于是秦谷珏便点了点头,道:“东西不错,方才说的,便作数了。”

秦策到此才真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悬在他头上的刀,仿佛就此化了去。

生死危机一旦解开,秦策便心中大松,这时才将注意力又集中向了院子打的难分难解的几人。

此时的秦歌,已经又杀了一个筑基长老。

也真是不知,她怎么这么厉害,手中长剑从头到尾都不曾停滞片刻,上下翻飞,任凭秦家这一方几人联手一再施展出一串串攻击,秦歌也全都挡了开。

虽然此时她身上也已经挂了才,可却并无大碍,一眼就看得出,那些都不过是皮外伤罢了。

天禄放出的云团又困住了一人。于是场中三人被困,加上又死在秦歌手中一人,这下子,就只剩秦佑、秦德仁和另外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初期的长老还继续和秦歌天禄斗着法了。

秦佑的右肩方才被秦歌一剑劈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大口子,鲜血噗噗的往外冒着,染湿了他的半面衣襟,形象十分骇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