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血洗秦门(十六)(1 / 2)

加入书签

这人喉咙中顿时发出了‘嘎嘎’的唔咽之声,而后他双手猛地抓住无常剑身,用力一拔,竟然将自己从剑尖上拔了开去。

紧接着,一股大力从剑身上传来,这人不但不死,竟然还想要从秦歌手中将无常剑抢了去似的。

秦歌大惊,体内灵力暴涨一分,猛地一震手中剑柄,带起的震荡返向传递而去,这才将抓在剑身上的这双手给震开了去。

“喂,你要小心啊!”圆形屏障外,天禄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无妨,想必她自己应该能应付,不过么,可能要费劲了。”秦谷珏道。

而此时的秦佑和另外两个筑基长老,则凑到了一起,三人脸上惊惧之色还未退尽,显然没想到,秦德仁竟然会用出这罗刹血咒来。

“家主,他什么时候炼成了此术”一人后怕不已的问道。

“不知道,辛亏这……这范围被控制住了,不然咱们肯定都逃不过的。”秦佑也是满脑门冷汗,心有余悸的模样。

“眼下咱们怎么办”一人问。

秦佑没有回他,而是目光四处扫了扫,最后落到了秦策的身上。

秦策虽然注意力在那圆形屏障中,可当秦佑向他投来目光时,他还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但他不敢回望秦佑,他方才用那登仙铜牌换了自己的一条生路。是以此时秦佑看向他,他自然十分心虚。

秦佑见秦策竟然毫无察觉,且还站在了那样一个古怪的位置,竟然十分靠近秦歌那师父,一时间,秦佑心里头有些不好的猜测,他却没有立刻冲过去问秦策话,而是皱了皱眉头。心中开始飞快的想着什么。

这时,忽的有哭嚎声越开越近,竟然是先前一些四散而逃的人纷纷折返了回来。

“出不去,出不去了。天要绝我啊!”

“死定了,死定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

声音哀恸不已,直叫人听了头皮一颤。

秦佑眼中瞬间空洞一片,他颇有些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秦谷珏。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这个神秘莫测的老者出手了,一定是他动了手脚。

一种绝望的感觉顿时涌向所有秦家人的心头,哭声忽的就一个传染一个,呜嗷不止。

秦谷珏被吵的受不了,手中忽的一掐诀,一个硕大的禁字便在空中一闪而过,紧接着,就见除了秦歌和天禄以外,所有人的嘴巴都忽的合了起来,任凭他们再如何用力,也都再难张开嘴巴吐出半个字来。

而全场就只剩下一片‘咕咕’‘呜呜’的声音,那些哀嚎便都被闷在了他们的喉咙间。

天禄一跃,就跳到了秦谷珏的肩上,它舔了舔爪子,优哉游哉的道:“可算清静了,刚刚可是吵得我头都要炸了。”

随着天禄扯走,那些云团也隐隐的有了消散之意,想必要不了多久,那困在其中的几人便要悠悠转醒过来了。

但眼下秦歌和那一群人形兵器在秦谷珏画下的那个圆形屏障中正打的难分难解,其他人进不去,里头的也都出不来,所以暂时就无需管这些被困住的人了。

这时的秦歌,已经先后对着同一具‘人形兵器’又刺又捅的折腾了好一会了。咽喉,心脏,气海等好几处要害已经被她一一击中过了,可这人还是一再的冲了过来,除了行动变得迟缓了许多,攻击不在那么频繁外,竟然并无其他太大变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