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双韵子(1 / 2)

加入书签

方才,自秦歌到访炼器堂时,她便已经注意到了秦歌。

江城子真君新入门的关门弟子,唯一的女徒弟,这怎么能叫她不关注呢

双韵子真君负手而立,眼睛看着面前的火炉,细细观察着这炉中三色火焰的变化,可她的神识,却牢牢的锁定了那一间会客室,高度的关注着会客室中那个小女娃娃的一举一动。

而当她看到秦歌等了这么许久后,也还是十分的有耐心、十分的有礼貌时,心中便对秦歌生出了一些欣赏之意来。

“哼,似乎,还行吧。”双韵子低声嘟囔了一句。

这时,忽的一阵波动传来,秦歌抬手一抓,一道传讯符便落入了她的手中。

注入灵力读取,才发现,竟然是夕阳梦沉发来的。

这一道传讯符中,那浓浓的化不开的悲伤,从字里行间中扑面而来,直叫秦歌看后,心中顿生出一阵压抑憋闷来。

“哎……”这读后感,就只能化作这一声轻叹了。

秦歌的眉心忍不住就微微蹙到了一起,情绪也不由得受到了一些影响,渐渐的就有些低落了起来。

“咦,这是怎么了”那石室中,双韵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秦歌的这些变化,不由就轻声嘀咕了起来。

她沉默了片刻后,忽的一抖袖袍,那炉中熊熊燃烧的三色火焰顿时就飞入了她的袖笼之中,然后她手指轻轻一弹,这石室的大门便轰隆隆的打开了,她抬脚就走了出去。

“也不知,梦沉此时如何了虽然和花兄接触的时间并不多长,可花兄看着并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啊!且当时梦沉遭了那落英神殿分坛的人的道道后,花兄的反应,可是十分强烈的,那样子,不难看出,他对梦沉的心啊!可为什么又会和别人定了亲呢”秦歌低着头,蹙着眉,脑中满是那一道传讯符中的哀伤。

夕阳梦沉能这样跟她说,那想必自然是已经求证过那花姚锦定亲之事了,且她这样的哀伤,想必更是已经确定了,真的是花姚锦亲自答应了下来这个亲事。

那么花姚锦为什么会忽然这样呢莫非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吗还是他真的是始乱终弃了

秦歌心里也跟着乱哄哄的了。

夕阳梦沉能将这样的一道传讯符发来,就说明是将秦歌当成了最亲近的人,所以才愿意将自己的心事都统统告诉了她。

而秦歌也是一样的,她也早就将夕阳梦沉当做是可以信任可以走心的朋友了,所以当她看到夕阳梦沉的这一道传讯符后,便很有些感同身受,更是十分的心疼她。

正如夕阳梦沉在她最难受的时候,想到了秦歌一样。在夕阳梦沉最需要人拉一把的时候,秦歌也很愿意伸出自己的手去拉她一把。只是如今隔着万水千山,实在是有些有心有力也无处使似的。

秦歌为此而憋闷烦心了起来。

就在这时,忽的一道人影一闪,下一秒,秦歌手中的那道传讯符就忽的被一股大力给抽走了。

抬头一看,就见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美妇正拿着她的那道传讯符,已经一目十行的看完了里头的内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