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铁匠(四)(1 / 3)

加入书签

这郑窦斗抢着买单,秦歌却不答应,一抬手,便是一块灵石飞出,落到了那掌柜的手中。

郑窦斗见抢不过,便只好道了一句:“那便……谢过仙师了。”

随后,两人在这德庄酒楼门前分手作别。

这一场饭局,明显并没有叫秦歌和这个郑窦斗变得熟悉起来,也没有叫双方放下对彼此的防备。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秦歌不时地便往这铁匠铺子跑。

跑来以后,指名道姓就要见郑窦斗。

见了以后,却也不问他其他,只看他打铁,与他闲聊,再然后便是请着他、甚至整个铁匠铺子的人,一起去吃饭喝酒。

秦歌这样做的动机其实非常的纯粹,她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想要和这郑窦斗搞好关系,套套近乎,然后看看最后,他会不会将她想知道的,都告诉她。

可这个郑窦斗,似乎嘴紧的很。

秦歌请他吃吃喝喝,和他聊天闲谈。

他从头到尾却只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而绝不多说一个字。

秦歌也不气馁,得空,就继续往这铁匠铺子来。

不仅她来,后来,她还带着金三两一起来。

于是当这一个小小的铁匠铺子里的凡人们,见到了寻常他们如雷贯耳却从不曾得见的天一宝斋的金少东家时,那一个个的眼中,便都露出了敬仰的光芒。

却只有那郑窦斗的反应,依然不过泛泛。

当然,见秦歌这样奇怪,三天两头的就往这一个普普通通的铁匠铺钻,金三两好奇之下,便也曾问过秦歌,这是为什么总往这铁匠铺子跑问她这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奇妙之处

而秦歌只笑着说,觉得他们打铁的手艺十分了得,自己心生敬佩,便如此而已。

金三两当时听了她这话,差点就吐槽她一句“你这他妈滴,莫不是在哄鬼呢吧!”

可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以他对秦歌的了解,秦歌决不会如此无地放失,这其中必然另有隐情。只不过,秦歌大概是不想告诉他罢了。

而既然秦歌不想说他,他自然也不好多问。于是便装聋作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