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卢燕死讯(1 / 2)

加入书签

正说着话,忽的一道传讯符飞掠而来,滇王抬手接过,注入灵力来一看,顿时便皱了眉头。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滇王喃喃自语道。

这一道传讯符,是焦阳发出来的,而他传讯的对象,却是卢敏而不是滇王。可却不知为何,这一道传讯符,此时竟然到了滇王的手中。

并且这一道传讯符,是焦阳在入住了那客栈后就发来的,可到了今天,这道传讯符才到了滇王的手中。

焦阳这几日,日日都等在那皇城之外,她的等人其实就是卢敏。她急需要见卢敏一面,而传讯符中,她没有多说其他,她只告诉了卢敏一句话,那便是:卢燕暴毙,欲知详情,请经子午门而出,与我一见。

只是在这一道传讯符的末尾,焦阳却没有留下任何的落款。

是以滇王此时看到这一道传讯符后,才会眉头紧锁。

这一道无名人士传来的传讯符,却是透露了如此一件大事,且这符中的内容,怎么看都像是给卢敏而不是给他的,可却又偏偏传给了他。此事实在诡异古怪的很。

此外,他和卢敏不日将要大婚,在这样的关头,却突然传来了这样的消息。滇王心中,实在就有些左右为难了。

这个消息,若是不告诉卢敏,而就此先行隐瞒下来的话,他心里定是过不去会觉得愧对卢敏的。可是,倘若告诉了卢敏的话,滇王又实在怕卢敏会因此而忧思过度,此外,因此而耽搁了大婚,也是不行的。

堂堂滇王大婚,岂容儿戏皇室威仪,不容有失,是以半点纰漏也不可以出才是。

滇王看完这传讯符的内容后,便不由自主的在屋子来回的踱起步来。他需要细细的思考一会儿。

终于,反复权衡后,滇王终于还是抬腿走出了这间密室,而后向着卢敏所住的那一处小院走了去。

自滇王当年向卢家提出,要迎娶卢敏后。滇王对卢敏的那一份心思,便不在有所保留了。他用自己的全心全意,不断的默默付出。

当年提亲,滇王提的便是要迎娶卢敏做道侣,这就是他的初衷。只是卢家有卢燕在前,是以从始至终都以为滇王这是和裕华真人做的一样的打算,因而便也一直是从这样的角度去劝卢敏的。

而对滇王心意的错误理解,直到如今,卢家上下也未曾更正过来。这也不怪卢家要想差了。毕竟,修士皆以实力为尊,便是要心生爱慕,那多半也是建立在相差不大的前提下才对,谁又能想到,滇王却不在此列啊!

如今滇王做了许多,所求就是想要和卢敏在一起罢了。如此简单,只可惜他的真情,卢敏却似乎瞧不见似的,又或者,便是瞧见了,也不敢相信什么,而只当滇王是做戏做的全,才如此的一副情深意切模样。

可惜她到底不懂,如此不争不抢的滇王,之所以会与其他人一起代表皇室子弟去参加那什么秋季试炼,归根到底,就是因为滇王探知了,这一次的秋季试炼,她卢敏也会去参加。而只要卢敏去参加,那他就一定也要去参加。

秋季试炼凶险,他愿意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去默默的保护这个女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