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死生斗转大阵(二)(1 / 1)

加入书签

而天禄大约是因为太过激动,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秦歌神情的僵硬,它竹筒倒豆子似的,继续说道:“哎呀呀,也真是不知道,是谁这么样大的手笔啊!竟然当真建了这样一座神仙法阵呀!啧啧啧,这莫不是原本就是哪路神仙留下的吧”

“什么什么大手笔”秦歌显然有些跟不上天禄说话的节奏,仿佛她的思绪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于是负重前行的情况下,就运转的十分缓慢了。

甚至影响的说话也一字一顿的,这反应迟钝的,都不像她了。

而天禄显然误会了秦歌的话,它还当是秦歌来了兴趣,所以在问它问题呢,于是就听天禄更加兴奋的回答道:“呵呵,问的好!我跟你说啊!这死生斗转大阵,若是细细说来的话,那可真是要叫你从头惊叹到尾了,这要想建造一座死生斗转大阵的话,那可是需要海量的修士骨血、海量的灵兽妖丹精血、以及海量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等等等等总之,什么都是要海量的才行。而后,还需借天地之力,应天赐良时,再将这些东西按照复杂的顺序,精准的进行炼制,最后按照阵图再逐一的布下,如此才能布成这一座死生斗转大阵啊!这中间,每一个环节步骤都不容许有丝毫的差池,否则就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了。而这死生斗转大阵一旦建成,则可有斗转生死、翻转乾坤之能,可以说这一座大阵,简直就是一座依生傍死的生死大赌场。进来了,就是要拿命来赌了。这赌输的人,身死道消不说,甚至连轮回都会蹦碎。而若是赌赢的话,那可就是乾坤反转,风云立变,不仅立马就会安全无虞,而且还将得到一步登天的机缘啊!想想看,若是成功,那就会得到这一座大阵的加持,成就乾坤青云啊!”

“呵呵,不过么,也不要当真为了那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而舍命来赌这一把。呵呵,这死生斗转大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阵只可成就一人!也就是说,一座大阵,只能助一人得道。而除此人外,其他人就绝不可能再分到半点好处了。所以若是先前已经有人受益了,那后来的人么就只有死路可走了!而若是再不得其门而入的话,一旦误入了死局,则必死而无生的。哎依生傍死,风险和机缘啊!”

秦歌还是不懂天禄说的这些到底都是什么意思。她懵懵懂懂的听着这一切,就像一个懵懂无知的稚童,听着大人们议论着那些她完全不懂的事情似的。

见秦歌没有反应,天禄这才停下了那独自激动澎湃的解释说明,与此同时,它忽然感觉到自己刚刚简直就像是在对牛弹琴一般。

于是所有的兴致顿时就消散了,也郁闷的它,再也不愿多说一个字了。

而秦歌还是没有追问它任何事情。

眼下,那漫身的痛楚也不知是怎么的,竟然隐隐有些消退了似的。是因为她熬过了初始和最强烈的阶段还是因为已经痛到承受能力再一步拔高了又或者是因为已然麻木所以出现了幻觉

总之,眼下她这浑身上下虽然依然很痛,依然是常人无法承受的痛感,可秦歌却觉得,此时已经比刚才舒服了太多了。

她的呼吸也比之前顺畅了,胸口那堵堵的闷闷的感觉也消散了去,只是脑袋依然觉得有些麻木似的,就仿佛是没有睡醒一般,总觉得似蒙了一层迷障一般。

于是她想摇摇头,好甩开这种沉重的感觉。但她的周身,却依然被那庞大的血色漩涡压着,是以她还是无法动弹分毫。

如此,秦歌就只好继续老老实实的呆着了。四周血色暗涌拧成数道粗壮的洪流,野蛮的向着她的体内灌了过来,血色的水龙咆哮着,在进入秦歌体内的瞬间,便自动化作了精纯的血色灵力。

这些血色灵力在她的体内继续奔腾,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经脉,最后汇入她脏腑深处的九株灵株中。

而这九株灵株的根须所结出的那个神秘图案,则不断的闪动着。它每闪动一次,就会吞噬掉大量的血色灵力。

这图案仿佛就是一个无底洞,对这些血色灵力简直有些来者不拒似的,都过去这么好一阵子了,它竟然还在闪动,丝毫没有要停歇下来的意思。

秦歌整个人都静静的,从外表上看,她此时的模样简直有些可怜有些心酸,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此时的秦歌,看着实在有些像是刚刚遭到了nb

被一座神仙阵法折腾到这种地步了,还真人叫人又羡慕嫉妒又实在会觉得可笑啊!

所以天禄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要乐出来了,但大概它也是受到了自己良心的谴责了,所以那笑意不过刚刚露出来一丝,天禄就将剩下的笑容狠狠的收了回去。

血色的洪流也丝毫没有要停歇下来的意思,血色水龙滚滚而来,搅动的这片血海越发的狂暴了。

海面之上,早已是惊涛骇浪一片,于是岳兮真人不得不提心吊胆的在这些血浪中穿行着,看着这身旁不时就会冲天而起的一道道血色波涛,岳兮真人气得一面奔逃一面破口大骂道:“畜生!这一群畜生!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这血海波涛还没有劈到它们头上啊!这血海怎么还没有弄死它们啊!”

要知道,之前他之所以会选择避走血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这些绝岩灵狮毕竟智商不及人类,它们毕竟只是实力境界不俗的灵兽罢了,所以它们可能并不能如人类修士这样,更灵活的避开这血海的杀招,可以说,岳兮真人也是想要借血海之力,除了这些绝岩灵狮。

却不想,从头到尾,这一群绝岩灵狮的表现都简直可以用“令人叹为观止”来形容了。它们对于这血海,似乎比岳兮真人还要敏锐的多,好多时候,还不等血海攻击到跟前,它们竟然就能预判到一样,竟然早早的就能避开那些攻击范围,所以这一路追来,血海波涛竟然连这群绝岩灵狮的半根毛发都没有伤到。

反倒是岳兮真人,此时的状况,看起来却又是变得狼狈不堪了似的。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