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多年之后(大结局)(1 / 3)

加入书签

若干年后,当年墨轩七人在益州那片无名山谷,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武林的故事已是成了江湖传闻。没人知道当初益州山谷一战之后,墨轩与其余几人究竟是生是死,只知道当年那一战,有数百名各门各派的弟子葬身于那片山谷之外,得来永远地长眠。

有人说,墨轩七人已是死在了那些武林之人的手中,毕竟各门各派与天下武林之人可以出动了近千人,虽是付出了惨痛的带价,让门中高手死伤无数,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围杀墨轩等人,又如何能让墨轩等人逃出生天?

可也有人说,墨轩七人却是杀出了重围,并没有死在那些武林之人的手中。只是那些武林之人看着自己等人为了围杀墨轩,反而让自己这边死伤惨重,天下各门各派这才会统一了口径,只对天下之人宣称墨轩与其兄弟几人皆已死去,而过后此事便不了了之,有关于魔人墨轩的传闻很快就被江湖武林之中兴起的其他传闻给掩盖了下去,最后变得无人问津。

但墨轩几人到底是在当年之时就死在了那片无名山谷之外,还是如不少武林之人猜想的那般,浴血奋战地杀出了重围,最后落得下落不明,恐怕此事也唯有当年亲身参与了那一战的各门各派门中高手与墨轩几人才能说得清楚。只不过自当年一战之后,墨轩几人便生死不明、不知所踪,而那些各门各派的高手又死伤惨重,幸存活下来的那些武林之人在各自回去之后,也是纷纷闭关不出,更是不肯与人谈及当年之事,便是愈发地让当年山谷之外那一战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至于益州的那片无名山谷,随后也被天下各门各派纷纷地列为武林禁地,明令禁止不让门下弟子前往一探,还美其名曰,是不想让门下弟子去打搅到了当日战死在那里的各位武林前辈,要让那些前辈永远地安息,直到再入轮回…

……

而在天秦北地之外,一个并不为世人所知晓的小国之中,此国女王早些年独自一人偷偷溜去中原,却在不久之后又回到了国中。在回到自己的小国之后,这位女王便彻底地摒弃贪玩的心思,也不复之前那般泼辣蛮横,反而还变得沉稳了许多,这又开始一心一意地主持起了自己国家的朝政大事,对其他之事却是漠不关心,只是想让自己国中的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这位小国女王,便是当年与上官青云彻底决裂,从此往后都形同陌路的艾黛颜。

皇宫当中、寝宫之内,一位容颜不再的老妇正坐在一面铜镜之前,其双手抱着一柄长剑,略显沧桑的双眼盯着手中的长剑发呆,又伸手出来轻轻地抚在那长剑的剑鞘之上,心中便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当年,自己被上官青云赶着离开之后,这柄长剑也被自己给带了回来。而自己之所以要带回这柄长剑,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偶然想起那个负心之人的时候,身边能有几样与他相关的东西,好让自己能睹物思人一番。只是在回到了自己的小国之后,一次更衣沐浴便让艾黛颜发现,自己的三千青丝竟是已是尽数变白,那表面上看起来的黝黑,也不过是被人用浓墨给涂抹上去的罢了,便在用清水洗过后,那些浓墨就此悉数褪去,露出了满头雪白的银发,可是让艾黛颜对此大吃一惊!

这是艾黛颜当初重伤之后,被上官青云拜托药王宫弟子将其救回来所落下的后遗之症,俗称“未老先衰”,艾黛颜也是在召来宫中的御医为自己诊断一番之后,这才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也知晓那用浓墨染黑自己秀发之人,必然是上官青云无疑…

念及至此,艾黛颜不禁朝铜镜里边看去,见到如今的自己已是变得人老珠黄,那满头的白发看起来倒是不再如当年一般显得突兀,或许是到了自己这个年纪,青丝变白也是迟早之事,又或是这些年来自己已是瞧得习惯了,这才不会再觉得那满头白发显得抢眼。

而在铜镜之旁,还摆放着一张面具,旁人或许不曾知晓,那面具之上所画的人物来历,但如是有中原之人瞧见的话,必然能够一眼句认得出来,那张面具之上所画的人物,正是中原神话里边的一人,沉香之母、三圣母。

目光不由得落在了那张面具之上,艾黛颜也不再继续在意自己的满头白发,便将面具取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那面具之上,由自己亲手所描绘的每一笔,仿佛还能见到自己当年戴上这张面具之时地模样。只是因为时隔多年,这张面具上边的彩绘已是慢慢脱落,自己不愿见到这张面具变得面目全非,才会寻来颜料,又亲手将那些脱落了彩绘的地方给重新填补画上,便是希望这张面具能够永远地保存下去,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也好让自己的心中能有那么一个寄托…

只是将面具拿到眼前一看,不免又发现了许多地方的颜色淡去,艾黛颜瞧得不动声色,便熟络地从铜镜一旁取来一个木箱打开,那木箱里边琳琅满目地摆放着许多颜色各异的颜料,正是艾黛颜特意地准备来填补面具所用。拿起了一只画笔,将那盛装有颜料的小罐打开,笔尖探了进去,沾染了颜料之后又退了出来,但见艾黛颜一手执笔、一手托着面具,便这么专心致志地开始为面具补色…

……

而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杭州君子山君子堂内,君子堂掌门上官青云重病在身多年,眼下已是到了弥留之际,他心知自己时日无多,能不能熬过今夜都是难说之事,上官青云便趁着自己现在还有说话的力气,这就招来了膝下各个弟子与门中长老叮嘱后事,也为确立新一任君子堂掌门人选,不想让君子堂在自己离世之后,会生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乱子来。

只是在交代完后事以后,上官青云更是变得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要咽气一般,可是让一众君子堂弟子见状之后大惊失色,急忙又要取来药王宫弟子炼制的灵丹妙药,只道要为自家掌门续命,却被上官青云突然一手给打翻在地上。看着那雪白的药丸散落了满地,也无人前去收拾,上官青云便是对此视而不见,只在几名亲传弟子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地坐起了身子,一头乌白参半的长发披肩垂落,但上官青云此时的心中却是忽地想到了一人,一个当年被自己所辜负的女人…

于是,往事便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上官青云的脑中一一闪过,想到自己是如何拜入了君子堂门下,又是如何被师父看中并且收为了亲传弟子,随后自己果然没有辜负了师父对自己的期望,练就了一身不弱的武功,还因此得到了师父的赞扬与门中诸多师弟的艳羡。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的名声便在江湖之上不胫而走,许多武林之人都知晓杭州君子堂有着自己这么一位青年高手,见到自己都是一番礼遇有加,只为借着自己这个机会与师门交好,师门在武林当中的威望也借着这个机会变得如日中天。

但饶是如此,自己却没有因此而变得狂妄自大,始终都是保持着一副谦谦君子地模样,也让自己在江湖之上的名声变得更为响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