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重伤(求订阅)(1 / 2)

加入书签

仅是片刻而已,铁岩的伤势已经大好,若不是还有地上的血迹,恐怕根本看不出铁岩受过伤。

张哲华还没上台,就被脸色苍白的张亚新拉住,低声在张哲华耳边说了几句,听完以后,张哲华点了点头,拍了拍张亚新的肩膀,让他好好养伤,不用担心他。

张哲华大踏步地登上了擂台,待陈华风宣布比赛开始之后,张哲华直接攻了上去,脸上满是冷色,虽然他理解比赛的时候铁岩不能留手,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不生气。

张亚新的情况他大致了解了一下,内腑移位,多处骨折,经脉受损,可以说是遍体鳞伤了,让张哲华不生气显然是不可能的。

面对着张哲华的进攻,铁岩明显要慎重许多,他可以感觉得到,张亚新和张哲华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还和之前一样大意,那他必败无疑。

呼吸之间,张哲华已经逼近了铁岩的身前,手中的剑狠狠地斩向铁岩,铁岩也不敢用手去接了,一个矮身躲了过去,同时一脚甩向张哲华的腰部。

铁岩本以为张哲华会后退两步躲开他的攻击,却不想张哲华直接选择了硬扛,铁岩的一脚重重地打在张哲华的身上。

但是令铁岩不安的是,张哲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攻击他,显然他的攻击没有对张哲华造成太大的影响。

铁岩此时才注意到,张哲华的身上有一层薄薄的冰甲,就是这层冰甲将他的攻击抵挡了下来。

铁岩根本来不及细想,因为一股危险的感觉从眼前传来,铁岩一偏头,一道寒光从耳畔闪过,铁岩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铁岩心中大惊,一个纵身与张哲华拉开了距离,这么轻易就能突破自身的防御,若再近身,岂不是留给对手机会吗?

而铁岩甫一落地就感觉脚底一滑,就要向前扑倒之时,铁岩一拳轰向前方,击退了极速而至的张哲华,反震之力也同样让他自己稳住了身形。

张哲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这铁岩还有这种急智,铁岩此时也有些怒火上涌,平时都是他主动攻击别人,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铁岩双脚一踏,整个擂台都颤动了一下,震碎了擂台上所有的冰面,而后整个人高高地跃起,在空中调整身形,整个人直直地冲着张哲华撞了过来。

张哲华双手一拍,一道道冰墙矗立在他的身前,同时一道道冰箭从四面八方射向铁岩。

铁岩体内的武气开始加速流转,身体变为了淡金之色,看上去坚不可摧,冰箭撞在铁岩身上之后纷纷破碎。

突然,一道寒光夹杂在冰箭之中闪过,铁岩双手一合,硬生生地将其停了下来,原来是张哲华的佩剑。

铁岩随手一甩,张哲华的剑无力地坠向地面,“当啷”一声,清脆悦耳。

“轰”的一声,铁岩狠狠地撞在了冰墙之上,但出人意料的是,冰墙轻而易举就破碎了,而铁岩也陷入了其中。

原来这堵冰墙是中空的,只有外面薄薄的一层,就等着铁岩撞进来呢,之前的攻击就是铁岩整个人都陷入其中,任凭其怎么挣扎都不能从其中解脱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