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大结局(1 / 3)

加入书签

木婉晴静静坐在君墨彦床边静静看着他安静却苍白的睡颜,她抬手按在君墨彦的额头,感受手心的温热。

她将头搁在君墨彦的胸口,听着他平静的胸膛起伏,她感觉安心很多,下午看到他无声无息的坐在地上,仿佛他早已成了石雕,令她惶恐不安。

她从不知道那时自己的心跳会如此的快,她明白自己的心,不想失去他,她要看着他好好的活在自己面前,以后她不再任性,不管时光如何,她都守着他,陪他做他喜欢的事情。

“我愿用我此生寿命,换你身体健康,此身平安健康。”她的声音闷闷的,夹着鼻音。

眼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哭,眼泪就像开闸的自来水,还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在三年前就已干涸,却没想到比三年前还要令她伤心的事情。

夜很静,门外站着值班的宫人们听着屋内飘出来令人肝肠寸断,心酸不已的低低哭声,纷纷低着头沉默。

半个时辰后,房间里低低哭声停止。

门吱呀一声打开后,木婉晴有些憔悴的容颜出现在门后,烛光从她背后打在她身上,将她的脸映得晦暗不明。

她的声音有些哑,却很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帮本宫打盆热水来,本宫要给皇帝净身。”

宫女很快退下,片刻后端了一盆热水送到房间里,木婉晴坐在床沿握着君墨彦的手,看到热水已至,她轻手轻脚的解开君墨彦的上衣,深怕自己的动作太大吵醒沉睡中的君墨彦。

上衣被解开,烛光下玉肤生辉,木婉清拧干毛巾,试了试温度,这才一点点的擦拭起君墨彦的身子,她擦的很认真,像呵护自己的孩子那般。

木婉晴将毛巾搁在脸盆边缘,这才慢条斯理的将君墨彦的衣袍重新系上,她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子彦,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已经很久没有下厨,我想你大概很想尝尝我的手艺。”

她的声音是哭后的沙哑,她却不自觉,依旧絮絮叨叨的说着日常事,她知道君墨彦虽然昏迷着,但一定能听得到她说的每一句话。

她是他此生的牵挂,他怎么舍弃得下她一直昏迷不醒?

天色渐渐转亮,一缕晨光从窗户缝隙照进屋子,在地上投下一道剪影。木婉晴握着君墨彦的手靠着床架等着君墨彦睁开眼,见她第一眼。

等到君墨彦睁开眼看她时,该说什么?木婉晴想着想着,有些失望,等了很久,久到日上枝头依旧没等到君墨彦睁开眼睛。

木婉晴叹气,“我还想着等你醒来给你做早餐吃,可你一直不醒,我只能自己吃了。”

她的话刚说完,门被人从外推开,君天泽的小身子噔噔噔的跑进屋,扑倒床边,眨巴一双大眼睛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君墨彦,奶声奶气道:“父皇,儿臣过来给你请安了!”

木婉晴捞起君天泽的腰抱在怀里,“昨晚睡的好吗?”

君天泽微笑点点头,“儿臣睡的很好,母后昨晚没睡吗?”他的视线停留在木婉晴如小兔般的眼睛上。

木婉晴一笑,“母后没事,只要你父皇醒来就洛心了。”

门口传来咳嗽声,墨贤走进门来,肩膀上挎了个药箱子,走路两袖带风,步态生风。

君天泽转头,笑着打招呼,“墨叔叔来了,快来看看父皇怎么还没醒。”

木婉晴转头,莫名的看到墨贤进门,心里有些小紧张,担心会从墨贤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

木婉晴冲墨贤点点头,算算打招呼,私下里,她从不摆皇后架子,他们只是朋友,无需那些凡俗礼仪。

墨贤点头露出一抹轻松的笑,示意木婉晴安心。随即他走到床边为君墨彦把脉,片刻后他收回手,转头看向木婉晴微笑,“脉相平稳,今日就能醒来。”

木婉晴点点头,“那就好。”

墨贤打量木婉晴的气色,“皇后可得保重身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