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来当傀儡(1 / 1)

加入书签

之后冷嘉月简单的讲了讲即将合作的一个项目,和我想的一样,某企业需要采购公司的拳头产品,两套,采购价格大约是一千万美元左右。

“我说过,你的工作并不忙,因为我们一年只需要卖出几套设备和配套就够吃了。去年的情况不是很好,今年如果这单能做成,中国区的目标就提前达到,你也能功成名就。因为双方国国家都有进出口和销售采购限制文件,我们采取的方法是在国内和某一个海岛国家各注册一个公司,由这两家公司来做产品进出口和销售。”

冷嘉月给出的信息是她对这单生意似乎是十拿九稳。

“我还是叫你嘉月吧,公开场合再叫你冷总。我明白大的流程,能告诉我这样的成套设备又竞争对手吗整个采购过程按国内的习惯应该会拖很长时间。现在说功成名就太早了点,具体的时间表明天我看看。”

“哥,你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叫我嘉月,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代表我的,否则你可能会有麻烦,有些事的复杂性超过你的想象。其实我不应该把你拉进来的,哥是属于沙漠的。”

“你居然也会有在工作参杂个人感情的时候。我可以问问为什么选我来操作这个项目”

“哥,我想你是误解了,你只需要在幕后,越神秘越好,虽然这么大的项目难免要抛头露面。选你的原因很简单,你是我哥,我对你绝对的信任。这两家操作的公司是都放在你名下还是只放内资我还没考虑好。海外公司注册相当容易,内资复杂一点,不过问题也不大。”

“幕后你的意思是我其实什么也不用做”

“通常情况什么也不用做,所有的印鉴和授权都会在北京公司这边,便于背靠背合约的签署,便于和客户合约的签署。特别情况时才需要你出面,比如大的采购项目往往伴随着商务考察和较高级别领导的关注,oss出动的时候,你也相应的应该出动,都是一些表面的工作。我会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会安排黎叔做注册公司的副总,具体的事他会操作。哥你不适合那种场合。”

我确实不太适合那种高大的场合,我不能流利的讲出国家和国际趋势,不具备商业素质,或者说我和南疆的农民大交道很在行,但和精英就很难聊到一块儿。

“也是,他们说的可能是拯救环境,解决能源危机,我热衷于大漠孤烟,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所以我才想弄明白找我的原因。”

“信任,因为你被我信任。我们会给中资公司注资,来达到基本的投标要求,从前期接触来看,整个过程可能要持续一两年,直到合同执行完成。这期间,我只有你能信任。黎叔都不行,这个单子不是我们做过的最大的单子,我们看好的是它二期、三期的扩容。如果顺利,三期采购全部完成后会有onebillion的人民币收入,我们的产品利润能达到五十帕。这是个肥肉,随便动动脑筋我们的损失会非常的巨大,所以这个项目我会亲自管理,我是人前的老大,也是哥所说的幕后。”

我大概明白了,这第三方公司具备风险性,如果随便用交易或者其它东西来要挟冷嘉月,或者转移资金,亏空第三方公司也是比较容易的,那就不是一点点了,可能就是几个亿的风险了。

“既然不需要我参与,你其实可以打电话给我说的,没必要跑一次的。”

“这才是你说的私心的部分,我没时间去南疆看你,所以你找你来让我看看。我给你定了一个特别的授权制约,就是除了印鉴等,第三方公司的所有要展开的业务都需要你的口头汇报和确认,双确认,要问过我和朱蒂的意见,你才能进行口头确认,口头确认之后再进行内部邮件的确认。”冷嘉月很严肃认真的给我说。

“明白了,比较麻烦,我就是傀儡,为防范风险,有全套印鉴还不行,还需要我汇报给你们两个,得到同意后再口头确认,确认后还没完,我要立即写邮件进行批准,没立即错应该是这样”

“没错,这样,即使是哥你拿到了全套印鉴也没办法转走公司的一分钱,当然也不能签署任何的合约。”

“全套印鉴将来会放在北京,不允许离开北京。朱蒂管理一部分,财务总监管理一部分。所以不论是谁动用,也都要你口头确认,朱蒂会把你口头确认的结果通过邮件返回给你,你再做一个书面确认。”

“有必要这么麻烦吗你直接确认和approve就可以了,何必经过我这一层呢”

“你一定要搞明白吗怎么就想不明白”冷嘉月反问我,问完了她起身去冰箱里拿了可乐给我。

我其实是明白的,就是我虽然是被操纵的,但具备最大的权限,是公开的站在最顶端的人。只是我行驶权限的时候要冷嘉月和朱蒂的同意。而冷嘉月和朱蒂只能在幕后,换了其他人,就存在不经过冷嘉月和朱蒂同意这个环节。

“嘉月,你不怕我也和别人一样这里面确实能搞不少钱出来,甚至可以公开的进行威胁和敲诈。那么你们以前是怎么做的,好像在国内深耕已经有十几二十年了吧”

“我信任你,也只信任你。以前我是接手以来第一次这么操作,说起来可笑,我爸爸以前是放三个人在第三方公司,一个盯一个,三个人很快能形成一个矛盾的闭环,每个人都认为是唯一的眼线,都以为自己是我爸爸最信任的人,这样就很容易知道另外的人是不是没问题。”

“出过问题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商场如战场,不止说的是对外,还有对内。

“出过问题,损失过几百万到几千万,人的贪欲是没法控制的。”

“还是那个问题,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贪念呢”我问。

“所以,有个特别授权,先口头再书面,因为有些授权是没办法书面的,所以,漏洞依然在。你给我们口头汇报并得到批准不是为了防着你,而是不让你为难,你可以做个快乐的傻子,有什么事我和朱蒂都会告诉你怎么去做。我不会派人暗中监视你,你在南疆和外界接触很少,你才是我防范漏洞的那张牌。”冷嘉月说道。

刚才我还是想错了,冷嘉月这么一说,我是真明白了,她是完全信任我,相信我不会做损害她利益的事,所谓人印分离是为了操作方便,总不能跑南疆去找我签个字,或者我飞几个小时到北京来在某个文件盖个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