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尘埃落定(1 / 3)

加入书签

“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我躺在软垫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茯笹抱着茯子识字,奶声奶气裹着浓郁的稚气,茯子小手搭在茯笹的手背上,小身子靠在茯笹的身上,满身心的依赖时不时的抬头笑得双眼弯弯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父君,这是什么意思?”

茯笹眉眼满是温柔之意,他一手握着书籍一手托起茯子的身子往后靠,“这话的意思是,自己不愿承受的事也不能强加在别人身上,要推己及人。”

小小的人儿,趴在茯笹的怀中,声音软软的摇头,“茯子还是不懂。”

我听到这话,忍不住轻笑出声随即起身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伸手捏了捏茯子的小脸,“无碍,等茯子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茯子用脸蹭了蹭我的手心,,笑得那双大眼睛成月牙儿,声音更是裹着一层欢喜之意道:“娘亲,茯子可以吃糕点吗?”

我轻笑几声,点了点茯子的鼻尖,声音温柔但却很是坚定的拒绝他的请求,“不可,昨日你太贪嘴,今日不许吃。”

话音刚落,茯子就苦着小脸很是委屈的瞅着我看。我忍不住笑弯了双眉,俯身亲了亲他的小脸,满是笑意的和他说道:“不过茯子今日学习认真,娘亲觉得茯子现在可以放松一下,茯子觉得呢?”

听到这话,茯子眼睛瞬间发亮,蹦出茯笹的怀中,软糯的嗓音满是欢喜之意,“茯子觉得可以。”

“还担心嗅闻吗?”茯笹在茯子离开之后,他伸手将我拉到怀中,“她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我把脸埋在他的怀中,用脸蹭了蹭他的胸口,眼底浮现出浓郁的担忧,声音闷闷的回答他的话,“她毫无音讯,夜蒲快暴走了。”

自从那日嗅闻离开之后仿佛从这世上消失一样,不管我们用什么办法都没能找到半分线索。我闭上眼睛心底的不安越发的浓郁。这几日我看到夜蒲惨白的脸,眼底的绝望一天比一天浓郁。

在茯笹布下的幻境那时,身份是一只小狼崽的夜蒲神君早就对嗅闻动了心。虽然他至今没有直接挑明,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究竟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对待嗅闻的。可惜嗅闻是一只呆鸟,不明说她压根不往那方面想。

叹了口气,撑起身子示意茯笹松手,我起身轻咬嘴唇有些许无奈的说道:“明日我去问问胧谕有没有线索吧。”

茯笹很是不赞同的摇头,“她闭关,你见不到她的。”

与此同时,我听到嗅闻满是惊慌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上仙。”

我一扭头就看到嗅闻浑身狼狈的站在我不远处,眼眶通红,在看到我的第一眼,眼底的惊恐之意瞬间消失干净。不等我从嗅闻这一打扮回过神,嗅闻就红着眼眶扑到我的怀里,满腔的委屈,“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怀中的人身子轻微发颤,我心疼的抚摸她后背尽可能安抚她,“你这些天究竟去哪了?”

嗅闻抱着我,哭得难过,“我本想去找廉狄帮忙,不曾想到被天命布下幻境,直到今日才破了那该死的幻境出来。”

胧谕?

听到这话,茯笹起身对于我抱着嗅闻的动作很是不喜,他沉默片刻,随即解释道:“她如今屏蔽外界的信息,估计也不记得你被困在幻境当中。”

我忽然觉得眼前有东西一晃,原本在我怀中哭得委屈的嗅闻突然被人用力拽走,我还没回过神就听到夜蒲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笨蛋!”

一看到夜蒲,嗅闻哭得更加委屈,挣扎着要推出夜蒲的怀中,“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明知道我很害怕。”

我看到夜蒲身体一僵,随即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嗅闻,让人震惊的是他低下头温柔的亲了亲嗅闻的额头,随即将瞬间呆住的嗅闻重新搂入怀中,“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嗅闻似乎还没从夜蒲亲吻她额前的举动缓过神来,瞪大双眼任由夜蒲紧紧搂在怀中,许久声音依旧带着几分哭腔的询问夜蒲,“你,为何要亲我?”

“我喜欢你,喜欢好久了。”夜蒲将嗅闻抱得更紧,闭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气,遮盖住眼底已经快要溢出来的爱意,“生怕你受一点委屈,想将你捧在手心中宠着的喜欢。”

我和茯笹对视一眼,随即默默的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