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她帮他承担医疗费用,他帮她打工十年(1 / 3)

加入书签

但他才刚动作一步,就很清楚的感觉到脖颈处的针往里逼近了一分,生生的捅开皮肉的感觉让他的肌肉跟着很明显的抖动了下,瞬间他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眼眸瞪大,就连转身都僵硬的像是机器人般,惊恐到语言系统彻底的崩坏:“它……它扎进去了……”

慕娇娇那双含笑的眼眸就这么对上他的眼睛,温凉中带着嘲弄,语气淡淡的:“后果我都警告过你的,这很奇怪吗”

小男孩的额角一下子就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脸色惊恐,身侧的小手不断发颤:“我……你帮我……”

“我可以帮你,但你要乖乖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不准撒谎,更不准说错一个字,明白了吗”慕娇娇也不顾这里是不是公众场合,直接半蹲在他的面前,视线和他平视着,语气暗藏威胁:“第一个问题,究竟是谁告诉你,成为我的志愿者会出人命的”

现下,小男孩不敢有丝毫的不配合,连忙应:“是医院的一个哥哥。”

“姓什么叫什么”

“我……我不知道。”

眉梢一挑,慕娇娇故意威胁恐吓他:“怎么你到现在不肯说,还真准备让针在你的血液中流淌一圈,你才知道害怕是吗”

“我说的是真的。”小男孩眼眶泛红,想要摇头却不敢,僵硬的伸出手想要去抓慕娇娇的衣袖,却扑了个空:“你相信我,我现在不敢骗你的。”

慕娇娇也没有回答究竟是信还是不信,只是继续冷着嗓音询问着:“那车子是谁借给你的,又是谁告诉你可以在这里碰到我的”

“也是他。”小男孩大口大口呼吸着,终究还是年纪小,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维持着神经上的冷静,说话间也是颠三倒四的:“他说他已经帮我打听好了,然后还告诉我,如果我阻止了你让你去不成医院,我爸爸的命就能保住,而且他还能帮我找到医生来救我爸爸。”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男孩最终僵硬且缓慢的用手拉住慕娇娇的袖口:“你问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你现在能够帮我把针拔了吧”

“可以。”

纤细的手指探出去,仅仅在小男孩的脖颈上一抚,他立刻就感觉到那根原本逼迫着他的针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就听到慕娇娇慵懒又散漫的嗓音在头顶上响起:“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你的那个哥哥欺骗了你,甚至想要让你背负上蓄意杀人的罪名,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杀掉我,既可以不担任何的罪名,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所以……”

她凝眸看着他,表情严肃间带着循循善诱的冷静:“我现在如果让你辨认他,你能不能辨认出来”

小男孩仅愣了一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仰着脸,强忍着惧意用讨好的口吻:“你是医生吗”

她起身,垂眸睨了男孩一眼:“当然。”

“那你能救我爸爸吗”

“如果不出意外,你父亲的病是可以好起来的,只不过给看病情来决定时间的长短。”慕娇娇并没有因为男孩的年纪偏小,就说一些假话来糊弄他,然后毫不犹豫将他捏在自己衣角上的手打掉:“你问我的问题,我都已经回答完了,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你能辨认出来他吗”

“能。”男孩干脆的点头,然后从地上爬起来,站稳后退一步,当着众多人的面鞠躬:“对不起,我误信了别人的谗言,刚刚开车撞你是我的不对,口出狂言污蔑你也是我的不对,希望你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计较。如果需要我承担任何的责任,我都可以接受的,只要你不迁怒于我爸爸就行。”

慕娇娇自然不会连这点医德都没有,颔首,化着精致妆容的小脸愈发的温凉,消散了刚刚弥漫着的紧绷感,朝着闫礼正勾了勾手:“你安排人将他的车子开走,至于他,跟着我们先去医院,剩下的等会诊结束后再说。”

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再不出发的话,怕是会迟到的。

“好的。”闫礼正自然应是。

没有热闹可看的人群散的很快,重新驶向医院的车子也比之前多了个人影。

男孩介于刚刚犯下的错误,全程都没敢主动开口多言,而慕娇娇和闫礼正,也碍于车上多了个外人,停止了所有还未结束的讨论。

直到快下车时,男孩才看着慕娇娇精致散漫的侧脸,呐呐的开口,试探着:“姐姐,你能不能给我也喷点你的茉莉花香水,这样我就算是被抓走也不害怕了。”

茉莉花香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