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楼小瞎子(1 / 2)

加入书签

“小瞎子,这是我家相爷送给花王的轻容纱,你速速送到瑞轩阁去!”

正午骄阳下的平康坊内一片寂静,合欢树下瘦小的身影蓦地被这道嚣张的声音喊停。

素青衣裙转动,一条轻飘飘的蒙眼黑纱立刻夺取所有人的目光。

云华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任由来人放肆打量的目光,淡漠的接过托盘,用手轻轻摸了摸里面薄如蝉翼的华纱。

柔顺光滑的触感,一些细微的毛躁和线头让云华眉头一簇。

“摸什么摸,这东西的金贵你能看见吗,有丝毫损坏要你小命也赔不起!”

来人恶声恶气的训斥,同时伸手就像将云华探索的手给挥去的刹那,云华已将手收回,双手稳稳的拖在托盘下。

“我知道了,你请回吧!”

“哼,也不知道花王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个小瞎子,有所损坏可不要赖在我身上!”

渐渐远去的背影,云华垂头,据说这种轻容纱娇贵的必须用金剪所裁才能保持布匹的柔顺。

看看手中这匹脱纱的布边,那人是故意将这匹被人偷裁过的轻容纱交给自己的吧。

瞎?

一抹无奈的轻笑在嘴角勾出,干瘦的小手摸了摸覆于双眼上的黑纱,想她云华二十一世纪黑市外科圣手,救治了各界多少的大佬,今日竟然沦落到被一个下人训斥。

一月前云华醒来时,还未接受自己在重生在一个十三岁女孩的体内,入眼的就是惨白的骨架,暗红的肌肉,跳动的血管,满大街行走的都是一具具血淋淋活生生的人体模型。

一把手术刀不知解刨多少人,云华在清醒过来的刹那还没来得及安慰自己受惊的小心脏,就被眼前的画面惊的又厥了过去。

幸好第三天时,原身突然冒出来的亲人为她裁新衣时,被她发现黑纱能阻挡透视,再出现在人前时,云华便眼覆黑纱,在平康坊得了小瞎子的称号。

云华摸着轻容纱回想着一个月内发生的一切,让她忽略了街道两侧多出的目光。

还未回神,肩膀已经被人重重一撞,巨大的力道让云华根本来不及稳住身体,连着托盘都跌再了地上。

“哎呦,眼瞎就老实靠边站着,碍手碍脚的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故作娇媚的女声云华听过,是坊内藏娇苑的一名叫红儿的姑娘,自打云华来到平康坊后,就找过自己两次麻烦。

刚是初春的时节,红儿却只穿一件水红罩衣,露出她水嫩的双臂,斜倚在男人身侧,仿若看不见散落在她脚边的轻容纱一般抬脚就踩了上去,完了还用脚踩在地面上又搓了几下。

“啊,抱歉!看来张相送给花王的这匹纱,是不能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