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诡计(1 / 2)

加入书签

“巴雅,巴雅怎样了?”

嘶哑的呼喊让人听得剖心沥血,忍不住觉得心中也涌现出许多忧伤。

不待云华朝声音望去,一阵人风扫过,随风舞动的玉兰花已然飘到云华的眼前。

来人身穿绢花金丝的绣花长裙,云鬓凤钗,端丽的面容上在看到女孩时布满了心痛和交际。

唯一不变的,是她衣裙上绣的玉兰花,如她人一样温润而坚韧。

怎么是她?

“我女儿怎样?”

玉兰花魁双目焦灼的看着云华,方才她虽然已经从嬷嬷口中知道巴雅已经经人救治,但看着此时昏迷的女儿,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询问更多。

“已经没事了,你去药房开几幅消肿止痛的药,伤口不要碰水,这几日只吃流食。”

玉兰花魁频频点头,将云华的话铭记于心,张嘴又想多问些什么,云华已将黑纱覆上,才得以辨出玉兰花魁的模样。

高鼻深目,白皙的皮肤,虽是一头黑发,但蓬松带卷的发梢,和这里的人明显有所不同。

“七日后,我会到新凤院察看,花魁不必多虑!”

来这里月余,云华早就记住了花魁所在的青楼,用脚踢了踢一侧双目痴迷的沈离澈,原本打算想要选购一些稀奇的药石,再周围人诡异的目光中,云华也失去了兴致,扯着沈离澈早早回到了瑶花轩中。

虽然对玉兰花魁的模样颇为好奇新鲜,沈离澈的脑海中还在不断播放着云华刚刚的缝合过程。

“我脸上……也是那样缝起来的?”

脸上的绷带已经解开,沈离澈手摸侧脸,无奈干掉的面糊厚厚的糊着半张脸,哪里能看到里面是什么模样。

云华没有答复,手中还握着刚刚用过的麻醉针发呆,紧皱的眉头再老者走后就没有舒展过。

碰了个软钉子,知道云华此时心思颇重,沈离澈倒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也沉浸在今日所见中。

忙碌的一天,再花英勋好奇云华竟然乖乖待在家中而早早进入暮色之中。

凡俗的喧嚣搅乱了浓稠的夜色,本该是人们安然入眠的时刻,整个平康坊此时才刚刚开始一天的繁华。

藏娇苑也平康坊一等妓院,雕栏画栋,火烛明堂,楼阁回廊中不乏有不乏还有身姿胜柳的貌美女子端着托盘穿梭在其中,为恩客奉上各种美酒。

所有人沉迷在紫醉金迷的世界中时,一名身穿红纱的女子神情中透着兴奋,悄声的和另一人说着什么。

突然媚笑声起,立刻引得大厅所有男人的目光,垂涎的望了过去,好似一朵盛开的罂粟的女人,娇媚的脸上正闪动着妖艳的光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