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证据(1 / 2)

加入书签

云华神色淡然,嘴角噙着淡淡的一抹笑,侧头朝着随同而来的红儿斜睨了一眼。

“姑娘的床总是人来人往,那么繁忙的工作居然也会有此闲情跑到坊外去看热闹?”

听云华话中讽刺,红儿也顾不得什么害怕,跳着就冲到云华身前,尖利的声音也不再伪装。

“老娘做什么还用你在这儿放屁,军爷现在是在问你话!”

红儿翻了个白眼,立刻又暧昧的朝着常慧的方向挑了挑眉梢,只见常慧立刻后退一步将自己的身形掩在冷夜的身后,嫌恶的撇了撇嘴。

本以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云华,即便想要辩解,在天刹军的威压下肯定也会变得惊慌。

红儿颇为自得的整理着自己的发髻,只听云华平静的说道。

“用刀刨人,肯定不是我!”

我只用刀救人!

云华小小的在心里补充一句,似为表明自己的清白,转而认真的面对着同样再冷漠的观察自己的冷夜,毫无胆怯。

这次没等冷夜发问,红儿先是一愣,随即就指着指着云华的鼻子再次发作。

“胡扯,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当人都跟你一样瞎啊!”

“既然你说那么多人,那就请红姑娘将人都请来一一与我对质!再者,红儿姑娘既然知道我眼有疾,又怎可能当街用刀伤人,更刨开人体呢?”

一连串的反问,逼得红儿张口结舌的瞪着云华,楞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将她待下去!”

一直冷眼旁观的冷夜突然发话,一手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很是厌恶红儿尖锐刺耳的声音,眼角余光却紧紧盯在云华的身上。

从来都喜欢别人在自己的气势下臣服甚至恐惧,但面前不大的小人,挺直的腰板让冷夜很是不喜。

红儿的聒噪,云华的凛然,苦无证据的不满,渐渐积累的不悦,冷夜的眼底阴沉如海,他心中几乎就已经认定了云华是有罪的,就是背弃教义的异端者。

明明觉得方才那番话中,不同的措辞却完全偷换了其用意,但苦无证据,方才她又如此坚定的反驳……

“哼,不错!既然不是,你以后也要牢记苍生教意,忠诚信奉神意……”

没有波澜的声线平淡的说着平日里的教诲,冷夜话语倏地一顿,再看向云华时,脸上划过一抹狠色,犹如最为致命的捕食者,在一瞬间的缝隙中,对着猎物发起了必杀之心。

“最好自始自终都保持着这样的警醒,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次与我相遇!”

章节目录